重庆日报网 > 专题 > 正文
孩子,生活费怎么那么快就没了?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15-03-18 00:59:39 | 记者:王姣 | 浏览:

 

 

刘琦(受访者供图)

一个月刚过半,有些小伙伴的生活费就没了,缺钱的日子心慌慌。

怎么办? “找父母要!”这是绝大多数小伙伴的第一反应。而爱子心切的父母们大多也毫不含糊:“给!再怎么也不能委屈孩子。”

但给过之后,也有家长想问——

LV提包、miss sixty春装、思加图单鞋、香奈儿丝绒口红……用小伙伴的话来说,邓希彤就是那么潮。

站在女儿旁边,母亲蒋方琼就显得有些寒酸:背一个斜跨包,背带已经快磨断了;大衣和裤子都是地摊上淘的便宜货;脸上抹的是不知什么牌子的护肤品,看上去皮肤很干,雀斑也很明显。

听到别人夸邓希彤,蒋方琼很骄傲:这是我女儿!

但私下里,她却不止一次对亲近的人说,“最怕女儿说一句话:‘妈,我没钱了!’”

原来,蒋方琼在一家外企上班,月工资5000元,丈夫是名普通工人,月工资不到3000元,一家人的总收入也就8000元。女儿在重庆某高校读大二,每月生活费是1500元。不过,要是买衣服、化妆品,数目就远远不够:一件衣服至少四五百元,化妆品用的兰蔻、香奈儿,一双单鞋近千元……

每次女儿向她伸手时,蒋方琼都想问:孩子,生活费怎么那么快就没了?!

1/3学生因生活费与父母闹别扭

邓希彤的生活费是找父母要,其他小伙伴呢?

一项针对大学生生活费的调查显示,八成以上学生的生活费都来自父母,只有不到二成学生的生活费部分或全部来自兼职、创业或奖学金等途径。

可生活费该给多少,父母很头疼,孩子们也不满意。国内某高校曾对校内500名学生做过调查,生活费占家庭月收入30%及以上的人有1/10,34%的人为1/5。

“不管你一个星期给孩子几千还是几百块,他总能花光,下个星期还会管你要。”47岁的谭珍就特别苦恼,每次质问读大三的儿子怎么花的,儿子也说不清楚,说急了,儿子就摔门而去:“你爱给不给。”

记者随机调查了50名大学生,几乎有1/3的学生,曾因生活费问题与父母闹别扭。

要生活费成了一门“技术活”

闹别扭之余,要生活费成为了一门技术活。

今年读大二的严言就很有“经验”。他喜欢打网游,每个月的生活费几乎都用在网吧了。才开学不到半个月,生活费就所剩无几,他就给家里撒谎说要参加培训,母亲就立马打了1000元到他银行卡上。“因为学习找妈妈要钱,会特别好要。”这一招屡试不爽。

“有时,只能撒一些善意的谎言。”在西南大学读大三的林涛说,这个月是女朋友生日,又逢白色情人节,完全是钱包“洗白”的节奏,买礼物、吃饭、逛街、看电影,就洗劫了他一个月的生活费。后半个月怎么办?他只好骗家里说钱包丢了。为了不让儿子饿肚子,家里又寄了800元来。

与林涛撒谎要生活费不一样,有些小伙伴则是来硬的。

这几天,一见是家里打来的电话,张晓君就直接挂掉,周末也不回家。原来她和母亲吵架了——她看中了一瓶昂贵的护肤品,母亲坚持不买,她就赌气不接电话也不回家。

据了解,甚至还有小伙伴为了买高档相机、奢侈品,用自杀威胁父母。

在小伙伴们伸手要生活费后,父母的反应是什么?据调查显示,约四成父母是孩子要多少给多少。

周爽就是一个例子,其女儿在重庆大学读大二。

“再怎么委屈,也不能委屈孩子。”这是周爽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对女儿,她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飞了:“女儿要富养,多花点没关系。”

在随机调查的50名学生家长中,多数家长都是这样的态度:除了满足子女的基本生活,平时买件新衣裳、跟同学聚会、出去旅游等都会满足。

独立吧,孩子

“要多少给多少,其实不利于孩子养成正确的消费观。”西南大学教育专家廖其发说,此前,上海就曾发生一起极端的案例:因为家人寄钱晚了,留日学生汪某回国后在机场连刺母亲数刀。

“家长们想过吗,当孩子习惯了大手大脚地高消费,等他们毕业后,挣的钱够花吗?”廖其发说,他们要么变成啃老一族,要么走上歧途,反而不利于孩子成长。

重庆文理学院副教授葛缨认为,当大学生尚未独立的购买能力不能满足其购买需求时,应该学会用自给自足的手段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在美国,孩子18岁以后就经济独立,自己打工挣钱。”葛缨说,大学是孩子逐步独立的阶段,家长应鼓励并帮助孩子在不影响学业的前提下打工、做兼职,甚至创业。

这个寒假,重庆科技学院大二学生陈涛就在父亲的牵线搭桥下到某外企实习。实习的一个月里,他早上8点上班,下午6点下班,经常忙得水都喝不上一口。实习结束后,手里拽着500元的工资,林涛顿感生活不易。从那以后,父亲发现,林涛花钱节约多了。

相关专家还建议,除家长外,学校和社会都应在鼓励大学生独立方面出一份力。比如高校可多设一些勤工助学岗位,让普通大学生都能体验挣钱的不易。

三军医大新桥医院神经内科心理门诊专家戴光明还建议,大学生正处于青春期,不喜欢听大人唠叨,家长不妨让孩子当一个月的家,由孩子来负责整个家庭的所有开支,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现实来教导孩子,从而树立正确健康的消费观念。

(文中学生皆化名)

链接

兼职赚了14万 家里买房她付首付

本报记者 李星婷

大学四年,她没花父母一分钱,反而给家里赚了一套房的首付。

她就是重庆第二师范学院大四学生刘琦,月收入过万,是同学们羡慕嫉妒恨的“牛人”。

家住大渡口区茄子溪的刘琦,家庭条件不太好:爸爸摆摊修手表,妈妈常年打零工。

小学时,她就跟着妈妈上街卖凉虾、刨冰,每天早上还会去附近的公交车站卖报纸。

后来,喜欢艺术的刘琦到一家艺校学播音主持,学费要17000元。看着爸爸四处借钱为自己筹集学费,刘琦下决心以后自己一定要多挣钱,好好孝敬父母。

2012年11月,才读大一的刘琦被朋友请去主持婚礼,得到了600元的红包。“大家都说我普通话好,声音又好听。”从此,刘琦找到了一个挣钱的办法:当主持。

“最初接的第一个活动是在石桥铺做手机品牌推广,但没有经验的我像小学生念课文,最后只得了300元钱。”后来,她就不停地练习,该如何活跃气氛,什么场合该开什么玩笑,一一琢磨。渐渐地,她找到了门道,找她做主持的也多了。现在每个月要主持一二十场婚礼等,月收入过万元。

就这样,两年下来,刘琦攒下了14万元。去年,她在茄子溪给父母首付买了一套60平方米的房子!如今,刘琦还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将业务范围扩得更大,想挣更多的钱孝敬爸妈。

“同学们都很佩服她。”刘琦的辅导员魏婷说,刘琦做兼职学习也没落下,2013年,她还拿到了国家励志奖学金5000元。

延伸阅读:
23.8K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0

0

记者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渝ICP备102022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