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日报网 > 专题 > 正文
大学辅导员的酸甜苦辣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15-04-01 04:02:29 | 记者:李平 | 浏览:

“表面光鲜实际琐碎

工资可怜不够消费

手机终年不敢欠费

毕业3年回来聚会

不如学生混在社会……”

这首“惨绝人寰”的顺口溜说的是谁?天了噜(网络语,即“天哪”),不是在说别人,正是各位小伙伴身边的辅导员。

“言辞间的描述虽然有些极端,却字字戳中我们辅导员的‘泪点’。”西南大学辅导员谭月苦笑着说。

高校辅导员有着一部怎样的辛酸史?让我们一起来瞧一瞧。

1、压力“三”大,“窝囊”又尴尬

“啪——!”谭月被学生扇了一巴掌。

咋回事儿?原来,那天半夜1点多,谭月接到学校宿管打来的“午夜凶铃”,一群男生要在宿舍楼下干架。心急如焚地赶抵“战场”的她,看到人群已经炸成一锅粥,来不及多想,一个踉跄就扑上去劝架。哪知道,在拉扯的过程中,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误甩在她的右脸上。

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来不及“验伤”,劝说、安抚、带学生去保卫岗录证词……忙完后回到家中,天已经亮了。

满打满算,谭月当辅导员刚两年,但她已觉得度日如年。手机24小时待命,这是“标配”;下班后为杂事加班,这是“固定程序”;双休日被“报销”也是“惯用模式”。“我只比他们(指学生)大几岁,却要在他们生活中cosplay(角色扮演)保姆、心理医生、救火队员,好累呀!”谭月说。

重庆师范大学辅导员张琳对谭月的遭遇见怪不怪。“我们班一学生,最近感情受挫嚷着‘活不下去’,我成天开导她,自己也跟着焦躁得每晚失眠。”原本活泼外向的张琳觉得“鸭梨山大”(网络语,即“压力很大”),后来甚至向学校提议:能否为辅导员建一个心理疏导室?

让谭月、张琳更为苦恼的是,如今的学生注重个性的张扬,对学生巴心巴肝,却不一定收获对等的信任与感激。

辅导员林旭就有过这样辛酸的经历:因为穿了一双山寨版的球鞋,被班里学生鄙视N久。“学生可能会通过你的穿戴来判断你的品位,根据房子判断你的收入,通过语言评判你的‘潮’度,通过所思所想来判断你的学识。”

记者随机调查了50位高校辅导员,在他们眼中,72.1%认为想得到学生的认同相当难。

来自学生的压力还只是一个方面。实际上,学校对每个班的出勤率、考证率都有准确“数字”考量,而这个“数字”关系到辅导员年底的考核。为此有的辅导员不得不“天天去催学生上课”,甚至重拾课本帮学生补英语。

“工作强度高、压力大、薪水不高,是身上‘三座大山’。”某高校一位不愿具名的辅导员说,为了工作方便,他在学校附近租了个小房子住。一次在“家”门口,他碰到一名学生,“我在他眼里看到的是同情”。

2、铁打的营盘,流水的辅导员

不仅学生难搞,在自己的同龄朋友圈中,辅导员也常担心被有色眼镜“扫描”。在今年春节的同学会上,某高校辅导员周勋就饱受煎熬。

“做金融压力忒大,去年年终奖只拿到10万”;“过年图开心嘛,我又把陆虎卖了,整了辆玛莎拉蒂”;“上个月老公只给我3万块去香港‘血拼’,没尽兴,下次约着一起呗”……一个个刺耳的话题像针一样扎在周勋心头。想到大学毕业到现在都快10年,自己还只是个月薪4000元的“剩斗士”(网络语,即“单身汉”),周勋只能一杯接一杯地喝闷酒。

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在辅导员这个岗位上,像周勋这样的“老兵”并不多。要知道,通常是毕业生中最优秀的那一拨儿才会被选做辅导员,而从最初“觉得找了个光鲜亮丽的工作”,到现在“没有认同感和成就感”,导致与周勋同期入职的20位辅导员中,已有半数离校、转岗。

出路,成为摆在辅导员面前最现实的问题。

事实上,许多辅导员没有选择继续留岗,往往是被卡在“职称”这一关。“辅导员压根就没‘学科依靠’,想‘通关’比登天还难。”周勋说,以他本人为例,他本科和硕士研究生期间学的是教育学专业,但做辅导员是在信工学院,该学院老师教的基本都是电子、信息等专业。“如果评职称,自己肯定没法跟信工学院的专业老师竞争;但如果在教育学院评,同样没有竞争力。”

不少辅导员离岗带来什么后果?

据了解,教育部曾出台规定:“专职辅导员师生比不低于1:200”。但目前在我市一些高校,由于缺人,辅导员“超标作业”是常事。在有的高校,辅导员需要带整个学院4个年级的学生;还有的辅导员仅凭一己之力,同时带过上千个弟子。

在这种情况下,有的辅导员开始被迫“轻视”学生。“大学四年就只见过辅导员四次,就是在每学期开学的时候。”一大四学生无奈地说。记者网络抽样500位大学生,类似情况的占比竟高达29.7%。

3、“拯救”辅导员,他们这样做

那么,拿什么拯救囧囧有神(网络语,即“窘迫”)的辅导员?

“咱首先就得走在时髦最前沿!”“70后”辅导员朱娜谈起自己的“教育经”。

“朱娜老师也在看韩剧、追都教授哟!”前不久,重庆理工大学里不少“95后”吃惊地发现,他们的辅导员居然和他们有着相同的爱好。

在朱娜看来,对待“90后”,甭想再啃老本儿,死磕“做思想政治工作”那一套,根本不管用。为了跟上学生鬼马(网络语,即“前卫”)的步伐,她每天微博唰得嗷嗷儿厉害;时下流行的东西,她也总是最早获悉的那一拨儿……打通学生关系“任督二脉”的朱娜,总是和学生打成一片。

而高校又该如何留住“牛逼”的辅导员呢?喏,重庆交通大学就率先开辟了“双辅导员”模式——让年级辅导员负责学生课业、社区辅导员主管学生吃喝拉撒。“两条腿”同时走路,令辅导员堆积如山的工作压力缓解不少。此外,该校针对坚守8年以上的辅导员,设置了申请转编、提干等政策,让辅导员在岗位上做深、做专。

有人把此路走通么?当然有!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担任了16年辅导员的简敏,就是我市第一个被评为教授的辅导员。

虽工作繁忙,但简敏从未放弃对学术的追求。利用寒暑假和业余时间,她撰写学术论文、攻读硕士。2007年,简敏被国家留学基金委公派到美国克利夫兰州立大学开展“校园危机管理与学生事务工作”课题研究。一年时间里,她先后在美国哈佛大学等7所大学访学,为自己学生筹建减免中介费的海外实习基地……

据了解,为了引导辅导员人才“变身”专家型牛人,从2004年起,国家教育部就逐年出台了建设“给力”的专业化、高水平辅导员队伍相关政策。去年,又新增加了辅导员培养培训方案、工作职能设置、考评考核指标等最新内容。“其实政策早就把辅导员指向了专业化的道路,关键是落实。”西南大学教育学家李玲认为。

(文中部分辅导员为化名)

延伸阅读:
23.8K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0

0

记者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渝ICP备10202276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