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重庆|
  • 滚动|
  • 时政|
  • 区县|
  • 报料|
  • 文体|
  • 时事|
  • 大数据|
  • 重庆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记者|
  • 重庆日报网 > 专题 > 正文
    性教育课为何凤毛麟角?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15-10-14 20:55:47 | 记者:张亦筑 | 编辑:李振兵 | 浏览:

    关于性教育的课堂或讲座总是人气爆棚。

    前不久,四川文理学院新学期的一门选修课“性健康教育课”开讲,在网络上引起了轰动。

    这是因为,该门课实在是太火了——

    该门课被放在网上供小伙伴们选修仅3秒钟时间,所有选修名额就被一抢而空,甚至有的小伙伴直呼这种感受不亚于“双11”在网上秒杀商品时的刺激。

    开课当晚,原本可坐50人的教室爆棚,有10名左右蹭课的小伙伴还是站在教室门前听完了整堂课。

    这样的火爆场面并非偶然。

    上学期,重庆邮电大学第三国际会议厅的门槛差点儿被踏破。CCTV特约心理专家青音在此举办了一堂名为“大学里不教的那些事”的讲座,与大学生探讨如何正确看待“爱”与“性”的关系。

    “原本只容纳450人的阶梯会议厅,却涌来了600多名小伙伴,有不少甚至并非重邮本校的学生。”承办此次讲座的重邮学生科技联合会副主席周舒瑶说。

    而在那之前,清华大学清新时报一篇题为《害羞的清华:无处安放的“性”》也在微信朋友圈里疯传。之后,清华学生还涌现出一支科普小分队,建立了清华首个性科普公众号“小红脸”,让小伙伴们好好地谈“性”。

    大江南北的小伙伴为何都这么拼?“那是因为我们以前几乎没有接受过良好的性教育。”记者随机采访了我市50名大学生,超过一半的学生如此吐槽。

    “都可以结婚了,谈‘性’没啥大不了”

    大学生对“性”的态度逐渐开放

    “你们知道隔壁那谁跟她校足球队的男票(网络语,即‘男朋友’)发展到哪一步了么?”

    ……

    重庆工商大学大三女生杨心瑜(化名)和室友每周都会召开两三次“卧谈会”,“性”是她们谈论的热门话题之一。即便平时白天觉得尴尬,但晚上寝室熄灯之后,各自躺在床上隔着床帘夜聊,她们就放得开多了。“性”、“亲密关系”、“婚前性行为”等词汇,往往脱口而出。

    男生寝室也有关于“性”的讨论,那更是被许多小伙伴认为是“无节操”。“大学生都可以结婚了,谈‘性’没啥大不了。”不少大学生如是说。

    2004年教育部颁布新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里提到,在校大学生只要符合我国《婚姻法》规定的结婚条件便可结婚。

    重庆市青少年性健康教育研究会曾对我市12所大专院校的4300名在校大学生调查则发现:68.6%的学生认同婚前性行为,婚前性行为发生率为42.3%。

    “生理年龄的成熟使大学期间成为恋爱的高发时期。”市青少年性健康教育研究会秘书长刘嘉表示,随着社会观念的不断改变,尤其是西方文化的渗入影响,即使大学生无法做出结婚的决定,对“性”的态度都逐渐开放。

    家长变身“段子王”,老师批判“不务正业”

    小伙伴的童年没有性教育

    与很多大学生对“性”的态度逐渐开放不同,重庆师范大学大三学生周欢(化名)显得相对保守。在她心里,对“性”有些看法——

    在她老家读大学的一个闺蜜,今年初第三次意外怀孕,无奈之下只有休学一年。因为这一次,如果她不生下提前来“报到”的小宝宝,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当妈妈了。

    “这毁了她的大学生活,也毁了她的未来人生!”说到这,周欢又气又心疼。

    长期从事一线性教育工作的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任苇在接受采访时曾给出一组数据:我国每年人工流产中,未婚女孩约占50%;自2007年始,大学生因为比较普遍的婚前性行为及较少采取安全防护措施,而成为新增的艾滋病高危、易感和高发人群之一。

    很多人都认为,这是我国性教育缺失带来的严重恶果之一。如今的大学生,在过去的成长过程中,几乎没有接受过正确的性教育。

    相信不少小伙伴童年时都这样问过父母:“我是从哪儿来的?”这本该是大家与性知识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但父母却变身“段子王”,编造了各种逗比(网络用语:无厘头、搞笑)的故事来代替真相。“垃圾堆里捡来的!”“你和孙悟空一样,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诸如此类。

    让重庆理工大学大三学生王珊觉得更逗比的是,当电视中出现亲密镜头时,一起坐在沙发上的父母总会出现“咳不完的嗽”,或者有意无意地用身体挡在自己的眼睛前面。“他们事先就假定‘性’是少儿不宜的。”

    在家如此,在学校呢?

    “学校从没上过生理健康课。”“中学时学校发过生理健康的课本,喊回家自己看。”“老师把男女生分开各讲5分钟,这课就讲完了。然后健康教育课变成了语文课、数学课、英语课”……记者随机采访了20名大学生,得到的答案大致如上。与语数外等学科相比,性教育甚至被批判为“不务正业”。

    即便是大学,记者走访了我市十余所高校发现,他们都没有专门开设性教育课。只有个别学校开设了心理健康课,其中涉及性心理的内容。

    一方面是青少年随着身心发育带来对性的好奇心态,另一方面却是家长和老师的避而不谈、遮遮掩掩。最终,他们只好求助于网络、电影和电视剧等“旁门左道”获取性知识。

    “网络上有大量偏颇、误导甚至色情的内容,这为以后的恶果也埋下了伏笔。”重庆大学一名辅导员坦言。

    “何处安放我的性教育?”对此,很多大学生很神伤。

    “青爱微课堂”、知识讲座……

    用“接地气”的方式为大学生补课

    “增加爱情的浓度就必然要有‘性’吗?”不少大学生曾经提出这样的疑问。

    这,并不一定。

    与大多数大学生不同,重庆医科大学大四学生小溪和男友已恋爱了三年,感情很好,但从来没发生过性行为。

    “也许很多人会觉得我们是‘极品’,但因为从小接受过良好、细致的性教育,我才不会去‘随大流’。”她说。

    原来4岁时,小溪无意发现妈妈的肚子上有条“毛毛虫”,当时被吓坏了。然而妈妈却耐心地告诉她,被她称为“毛毛虫”的这条疤痕,如何跟她的出生有着“亲密关系”。这是她第一次懵懂地接触性教育。

    在后来的成长中,“性”也没啥见不得光,即使不是她提问,妈妈也会主动讲。之所以小溪的父母能如此直言不讳,与他们都是医生很有关系。

    “越早进行性教育并非是对‘性’的纵容。事实上,这不仅完成了正确性知识的传授,还改变了孩子的性观念,有效地管控他们的性行为。”刘嘉认为。

    家庭教育是如此,学校教育也是如此。

    社会学家李银河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建议将性教育课程设为高校的公共必修课。

    “虽然还没有开始专门的性教育课程,但从2012年起,我市很多高校都广泛开展了‘青爱教育’。其中包括对青少年性教育,为普遍缺乏正确性知识的学生‘补课’。”重庆科技学院心理咨询中心朱卫嘉教授说。

    一名男生扮演男性生殖器官,另一名男生手持一个黑色的大头罩,两人以小品的形式,在嬉笑打闹中传授了正确使用安全套的科普知识……这是曾经在重庆科技学院上演的一次“青爱微课堂”的场景。

    与传统的老师言传身教不同,“青爱微课堂”是由学生站在台上给学生讲课,自主选择性教育题材,一堂课5分钟。这样“接地气”的性教育方式,即便是对“性”还会感到害羞的学生也更容易接受,纷纷点赞。

    其实,近年来很多大学已经开始对性教育有所意识,频频爆出“性新闻”——

    重庆医药高等专科学校、四川外国语大学等重庆高校的宿舍楼附近陆续出现计划生育药具免费发放机。

    贵州某高校大一新生一开学就接受了一场生殖保健知识讲座,每人还收到了学校发放的“避孕五件套”开学礼。

    ……

    尽管这样大张旗鼓地谈“性”引起了不少争议,但校方则认为,这总比“一片空白”要好。而且,在很多专家看来,面对如今大学生日渐开放的性意识,性教育尚须加强。

    与此同时,青音在讲座中也提醒,年轻人应该理性地对待“性”,做到观念开放、行为严肃。观念开放是对人性的尊重,行为严肃是对自己负责。

    延伸阅读:
    23.8K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0

    0

    记者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渝ICP备10202276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