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重庆|
  • 滚动|
  • 时政|
  • 区县|
  • 报料|
  • 文体|
  • 时事|
  • 大数据|
  • 重庆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记者|
  • 重庆日报网 > 专题 > 正文
    “原罪”与“本罪”的代价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15-11-11 02:18:34 | 编辑:王俭林 | 浏览:

    杨蕾歆(右)在美国做社会调查,和房东的小孩在一起。(作者供图)

     

    杨蕾歆

    2013年,中科院院士、某知名大学附属医院教授王某某“学术造假”轰动一时,这位号称“东方一只耳”的知名教授一下被推到风口浪尖。

    这个用了30年潜心研究国产第一支人工耳蜗的老教授,被其学生兼前任助手举报。在这场罪与罚的舆论声讨中,王教授的另一名学生提出了一个颇为有趣的观点:“当年大家都这么做,这是学术界的原罪。”

    这不是“学术原罪”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里了。

    2008年,在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帆、金仁淑的“学术掐战”中,就有人提出了对“学术原罪”的赦免问题。

    原罪,是基督教的教义之一,指人类与生俱来的、洗脱不掉的罪行。而本罪,则是指各人今生所犯的罪。

    那么对于“学术原罪”这个归因,不知是否有人和我一样不解?这就像一个小病不断却又病因不明的病人,说不上名字,拿不出解药,惘然又尴尬。

    诚然,学习乃至创造都是从模仿开始的。但我们在学术(业)抄袭的讨论当中,不自觉地找了太多借口。

    事实上,无论是从道义还是从法律的角度出发,“抄袭”都是对他人劳动成果的侵占、对他人辛勤付出的冒犯。这个道理甚为易懂——别人日日夜夜头脑风暴的劳动成果、被剽窃者轻松据为己有。

    不过,如此方便、廉价的“知识产出”方式仍然在诱惑更多的人前仆后继。究其根底,“抄袭”源自于剽窃者为自己错误行为做出的侥幸标记,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或许是人类的“原罪”,但更是抄袭者的“本罪”。

    有人这样解读抄袭者的心理——人性恶的因素使然。

    在国内,大多数人通常都把抄袭者的行为理解为“人的一生必定会犯大大小小的错误”——有那么一些错误,是由于疏忽大意罢了。

    然而,学术研究无疑饱含着研究者的心力甚至是毕生的付出,一旦用“原罪”这样的辞藻加以辩解或解脱,原始创新的主动性、积极性和动力源将受到极大损毁。

    和我国不一样的是,美国高校把抄袭分为两类:一类是故意抄袭,另一类是过失抄袭。但无论哪一类,都会在行为上被判定为“绝对的恶”——这听上去就带有不容置疑的威慑性。因为无论是“故意”还是“过失”,都属于“学术不诚信”。一个“学术原罪”的词汇,是解释不了这种行为的。换句话说,无论“原罪”还是“本罪”,都是“罪”,就应该付出相应的代价,不应该得到任何的包庇和放任。

    无疑,如果抄袭成本太低、维权成本又太高,必然成为滋养抄袭行为的土壤。而在漫漫的历史长河里,总有一段“群体无知”或法律空白的时间,但这种阵痛和不完备,正是社会逐渐演变、完善成型的过程。

    (作者系重庆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曾于2014学年在美国常春藤盟校哥伦比亚大学访学。)

    延伸阅读:
    23.8K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0

    0

    记者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渝ICP备10202276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