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重庆|
  • 滚动|
  • 时政|
  • 区县|
  • 报料|
  • 文体|
  • 时事|
  • 大数据|
  • 重庆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记者|
  • 重庆日报网 > 专题 > 正文
    高校科技成果为何“养在深闺人未识”?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15-11-18 01:38:59 | 记者:张亦筑 | 编辑:李平 | 浏览:

    即使成功挑战吉尼斯纪录的“行者一号”,其转化过程也并不容易。记者 梅垠 摄

    世界上走得最远的四足机器人在哪里?答案并非海外,而是重庆邮电大学。

    身高1.2米、方脑袋、4条大长腿……日前,由重邮自动化学院教授李清都及其团队自主研发的四足机器人——“行者一号”,以持续行走134.03公里的成绩,打破此前由美国康奈尔大学“游侠”保持了4年的纪录。

    消息一公布,长相有些呆萌的“行者一号”迅速在新闻类网站、微博、微信朋友圈蹿红,成为众人追捧的“明星”。

    然而,即使是这么牛的科技成果,从实验室走入市场的过程也并不容易。

    一个被普遍引用的数据是,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发布的《国家创新指数报告2013》显示,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率仅为10%左右。

    很多人都认为高校科技成果是“养在深闺人未识”,那么,阻碍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的困难到底有哪些?我市又尝试了哪些措施进行改革?日前,记者进行了调查。

    现状:有了转化意识 依旧困难重重

    除了巨大的“明星”效应,“行者一号”有不可估量的实用价值——“变身”老人助行器、家庭和商业服务机器人,甚至代替人类进入危险环境进行巡检、远程作业。

    “行者一号”虽成功刷新了世界纪录,但李清都明白:只有将具有实用价值的科技成果转变为新产品,才能真正体现它的价值。

    然而,从科技成果到产品,其转化过程中的“最后一公里”仍面临不少挑战,即使“行者一号”也不例外。

    在李清都看来,团队的主要精力都用于科研,懂技术而不懂市场。如何根据市场需求进行产品设计?如何提升产品安全性、可靠性?……这些都是他们亟需解决的问题。

    “像产品设计、资金、渠道等都是企业的强项,所以我们有意与企业合作,共同推动成果转化。”李清都表示,目前已有几家企业主动来洽谈,但转化的过程无疑还比较长。

    记者从我市多所高校了解到,如今,高校不少科研人员,包括高校学生,脑子里已经有了“转化”意识。

    前不久揭牌的重邮学生创新创业中心,已入驻40个大学生团队;在北碚国家大学科技园,则已入驻120多家小微企业,涉及农业、信息技术、文化创意等领域,其中大学生创办的企业占77%左右。

    “北碚大科园为大学生提供投融资、创业培训等服务,并帮助与企业或研究机构沟通,达成技术合作以推动成果转化。”毕业于西南大学化工学院的黄兴亮告诉记者,自己利用团队研发的一系列无毒环保型PVC稳定剂,申请了5项国家发明专利,并在政府扶持下创办了重庆莘然高分子材料有限公司,如今发展态势较好。

    但并非每个人都能为自己的成果找到“买家”。重庆理工大学大四学生小杨是一个“无人机迷”,大二时在老师的指导下组建了一支团队,开展无人机的相关技术开发。

    在他看来,如今无人机越来越火,他们的成果应该很有市场前景。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半年多来,由于资金缺乏、以及一些企业或机构对他们的技术没信心等原因,他们的转化没多大起色。

    在成果转化中挣扎的高校师生,还有不少。有专家指出,国内某顶尖工科大学每年的专利超过1000件,有时候甚至有2000件,但专利转让、许可的比例不过是个位数。

    难在哪:缺钱、缺资源、缺人脉

    高校科技成果转化难,到底难在哪儿?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背景下,高校的创新创业氛围越来越浓。但很大的劣势就是缺钱、缺资源、缺人脉,所以转化的通道打不通。”重庆理工大学研二学生严亮说。

    在他看来,即便是跟着导师做科研,借助导师的资源、人脉和项目经费做些成果转化的工作,很多时候也是捉襟见肘。

    中国科学院院士褚君浩曾经公布过一组数据:理论上,从基础科研的实验室阶段,到成果转化的中试阶段,再到形成生产力的产业化阶段,这三个阶段的投入比应该为1:10:100。而事实上,在我国,实验室阶段和中试阶段的投入比仅为1:0.7,中试阶段的投入明显偏低。

    缺资源、缺人脉也是事实。重庆科技学院石油与天然气工程专业研二学生刘洪伟曾花了两年时间,研发了一款低成本3D打印抛光机,由于缺乏推广平台,刘洪伟只能通过淘宝、网上代理做推广,效果并不理想。

    直到一次机缘巧合,刘洪伟登上央视科教频道的《发明梦工场》节目,才通过竞价的方式以200万元的价格将专利技术转让给一家投资公司。

    当然,科技成果转化难,缺乏有市场前景的成果也是重要原因之一。市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大多数科研人员未按照市场需求导向开展研发活动,因此真正可转化的科技成果并不多。即便有一些应用技术成果,也并不算成熟,而企业又怕担风险,“下叉”很谨慎,导致很多成果被束之高阁。

    我市一家汽车零部件生产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去年举办的重庆高交会上,他曾“相中”一项出自高校的技术成果,之后他们还进行了深入考察,可最后还是放弃了合作。“的确对成果本身还有顾虑,缺乏信心。”

    “一条龙”服务:让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焕发生机

    统计表明,经济总量排名在全球第11位的美国硅谷,其经济价值的62%是由高校贡献的。那么,如何能让我们的高校科技成果焕发生机,创造出可观的经济社会价值?

    西南大学智能传动技术研究中心主任薛荣生教授是尝到了成果转化“甜头”的人。

    今年上半年,其团队研发并获得国际专利的“凸轮自适应自动变速轮毂”,以“技术使用入门费1200万元加每台车销售提成10元”的价格,转让给我国最大的轻型电动车出口公司——雅迪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而在此之前,也有10多家企业向他们购买了80多项专利,缴纳的技术使用和转让费上亿元。

    为什么他的成果能成功实现转化?“团队花了20多年时间研究‘智慧自适应自动变速控制技术’,该技术解决了电动车爬坡上坎、节能降耗等实际问题,这才让这些企业‘闻香而来’。”薛荣生表示。

    “以前高校科研评价体系以科研为核心,而不是以成果转化后带来的产值论高低。因此很多科研人员对成果转化的积极性并不高。但如今政策‘指挥棒’的引导让他们在逐渐转变观念。”西南大学科研处相关负责人称。

    “国外的一些经验也值得我们参考或借鉴。”重大科技创新与成果转化办公室负责人提出,以美国威斯康星大学为例,该校威斯康星校友基金会(WARF)是专门管理和推广科技成果的机构,目前已有一支近80人的专业团队,其每年专利许可获得的收入长期名列全美高校前十名。除技术转移以外,WARF还管理着20多亿美元基金,可直接资助科研项目和孵化公司。

    “目前,我们也正筹划与重大国家大学科技园联合成立技术转移中心。”该负责人表示,该中心将先以校内机构的方式设立,但今后将逐渐采取市场化运营的方式,为高校科技成果转化提供更加高水平、专业化和系统化的“一条龙”服务。

    “政府也应引导高校师生多了解相关政策,并为他们的科技成果提供市场分析等‘一条龙’服务,以便从繁多的科技成果中找到‘聚宝盆’,有的放矢地进行投入和转化,这样才能提高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的成功率。”美国明康律师事务所中国知识产权主管李克宁认为。

    延伸阅读:
    23.8K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0

    0

    记者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渝ICP备102022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