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日报网 > 专题 > 正文
治理一条河 改变一座城——永川临江河流域综合治理背后的故事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17-12-27 03:26:24 | 记者:陈维灯 | 编辑:周游

经过流域综合整治后的临江河重现“三河汇碧”的美景。(本组图片均由永川区委宣传部提供)

水是一座城市的生命之源、灵性所在。

永川因水得名,“三河汇碧”居永川古八景之首。

“三河汇碧”之一的临江河更是永川人的母亲河。这条全长88公里的河流,从永川城区穿城而过,流经永川13个镇街,是流域内75万人口的饮用水水源,也是25812公顷土地的灌溉用水水源。它见证了永川的沧桑变迁。

“上世纪70年代淘米洗菜,80年代洗衣灌溉,90年代鱼虾绝迹,如今已是黑臭难闻。”永川区临江河流域综合治理工程指挥部综合办主任蔡兴隆介绍,近年来,由于管网缺损、污水直排等原因,临江河流域城区河道污染日益突出,“三河汇碧”的美景早已远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条“臭水沟”。

为消除城市建成区内黑臭水体,再现临江河“河畅水清、岸绿景美、三河汇碧”的美景,今年3月,永川区启动了临江河流域综合治理工程,打响了城市黑臭水体整治“攻坚战”。

如今,临江河河水已逐渐由黑变清,曾经的城市“污点”正被打造成城市亮点。

三大“病因”

需10项措施对症下药

家住兴龙湖宇界维诗卡小区的张宇,曾经头疼不已:窗外的临江河支流红旗河,河水又黑又臭。打开窗,臭味就扑面而来。

在永川城区,受困于河流黑臭的并不仅仅只有张宇,这也导致了永川城区的一个怪现象:临河的“江景房”竟然比其他地段的房子更便宜。

“永川城区有萱花河、胜利河、玉屏河、跳磴河、红旗河5条支流汇入临江河。这5条支流在治理之前,无一例外都是黑臭水体。”蔡兴隆告诉重庆日报记者,“母亲河”变为黑臭水体,有三大原因——

首先,在城区汇入临江河的5条支流均是发源于永川本地的季节性小河流,来水少,缺乏补水水源,河道自身净化能力低。

其次,长期以来,市政设施建设和管理各自为政,未按统一规划实施,导致城乡结合部、个别部分街道排水截污设施欠缺,对老旧破损管网没有经常性地疏浚、维修。

此外,临江河永川段流域内有28家涉水工业企业、上百家养殖场和食品小作坊以及上千家餐饮企业。养殖废水、小作坊废水、餐饮废水以及小区生活污水大量直排,致使河道污染严重。

针对临江河黑臭水体产生的三大“病因”,永川开出了整治工业企业污染、整治养殖及屠宰行业污染、整治农贸市场污染、污水处理厂建设运维、城区截污及完善雨污管网、整治餐饮行业污染、整治小作坊废水污染、河道补水、河道清淤与清漂、生态修复等10个整治药方。

为避免“九龙治水”的尴尬,永川成立了临江河流域综合治理工程指挥部,区委书记、区长分别担任指挥部指挥长和常务副指挥长。10项整治措施,每一项都由一名区领导担任负责人。

外源截污

392个污染源集中治理

冬至已过,永川城区红旗河海棠里段水流缓缓,早起的人们正在河畔晨练。

“以前,走到这里都要捂紧口鼻,臭得很。”临江河流域综合治理工程指挥部红旗河标段负责人李培彬记得,红旗河海棠里段一度又黑又臭,河道两侧的堡坎上到处都有白色的污水溢出,“检查发现,之前深埋在堡坎里的污水管网出现了破损,导致污水外溢,污染了河水。”

然而,这段河道的堡坎高达7、8米,无法进行开挖作业对破损管网进行排查和修复。

“为此,我们请第三方专业公司,利用内窥镜机器人对管网进行检查,全面掌握管道破损的状况。”李培彬告诉重庆日报记者,检查发现,红旗河海棠里段的122米管道整段破损,亟待修复。

不能开挖,如何修复?

“我们给破损管道穿上了内衬。”李培彬介绍,在由专人进入管径1米的管道进行残渣清理后,再使用“U”型内衬HDPE管修复旧管道技术对破损管网进行修复。在临江河综合治理中,共有4段、225米的破损管网采用了“U”型内衬HDPE管修复旧管道技术。

“管道修复,只是我们实施外源截污,对临江河392个污染源集中整治的一个方面。”蔡兴隆介绍,截至目前,永川已经整治工业企业28家,实施污水处理厂运维整治23家,完成流域内134家畜禽和141家水产养殖整治,关闭整治屠宰场2家,整治小作坊废水污染184家等,基本实现了对城区所有污水排口的污水截流,有效降低了污水直排对河水的污染。

内源整治

25.58公里城区河道全面清淤

在外源截污的同时,永川也在着手实施河流内源污染的治理,其中之一就是河道清淤。

“由于城区河段水流较缓,大量底泥淤积,淤泥也是导致河水黑臭的重要因素之一。”12月中旬,在永川区临江河观音桥河段,一台挖掘机正在将河底的淤泥挖起,装载在渣车上。该河段治理负责人潘光福告诉重庆日报记者,临江河观音桥河段长500多米,清淤量却近7000立方米。

“该河段是临江河清淤的重点和难点。”潘光福介绍,河道下游7公里处是一座发电站。在每年电站蓄水的5月至次年10月,河道水深近4米,导致大量底泥淤积。淤泥最厚的地方超过1米。

目前,永川已经对25.58公里的城区河道全面实施清淤。萱花河、胜利河、玉屏河、跳磴河、红旗河5条支流已基本消除黑臭。

生态重构

再现“三河汇碧”秀美景致

在外源截污、内源治理初见成效的基础上,如何才能保障临江河流域水质的长效健康?

永川的办法是:建立水生植被湿地涵养区,打造安全活力的亲水城市。

针对临江河流域存在支流来水少、净化能力差的问题,永川计划筹建一系列提水补水工程:今年,金鼎寺水库年内竣工蓄水,南瓜山水库主体工程将完工,启动建设小安溪河—临江河连通工程……

今年底前,永川将向城区河流补水700万立方米,满足城区河道枯水期的补水需求;2018年向城区河道补水2500万立方米,满足城区河道常态化补水需求。

今年6月,永川全面推行河长制,为12条区级河流,214条镇(街)、村级支流,136座水库设立河长,用河长制确保“河长治”。

下一步,永川将通过实施河道坝体改造、生态通廊构建、生态河床塑造、水生植物构建、以及生态湿地建设等工程,提升水体自然净化能力。

蔡兴隆表示,永川区将通过PPP方式,招商引资建设萱花河上游湿地公园、探花湿地公园等工程,完善居民生活休闲场所,将滨河景观融入到水体生态修复工程中。

2019年,投资11.47亿元的临江河综合整治工程完工后,永川将再现“三河汇碧”的秀美景致。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