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重庆|
  • 滚动|
  • 时政|
  • 区县|
  • 报料|
  • 文体|
  • 时事|
  • 大数据|
  • 重庆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记者|
  • 重庆日报网 > 专题 > 正文
    “借”来的致富路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18-01-04 02:32:32 | 记者:张红梅 陈维灯 | 编辑:李平

    2016年5月10日,巫溪县红池坝镇中岗村,林荣成看着正在施工的机耕道。

    2017年12月13日,中岗村通往女儿厂药材基地的机耕道已通车,但仍十分险要。 记者 谢智强 摄

    2017年12月13日,巫溪县红池坝镇中岗村平均海拔超过2000米的女儿厂上,雪花纷纷扬扬,空气寒冷刺骨。

    药材商熊兴权开着一辆货车,驶过半年多前才通车的、从大阳煤矿到女儿厂的机耕道,到山上收购药材。

    “(他)上来拉了好几趟,这是今年最后一批了。”接过熊兴权递过来的厚厚一叠钞票,荣成中药材种植合作社负责人、62岁的林荣成笑着告诉重庆日报记者,2017年合作社的云木香只挖了5万多斤,但由于价格上涨,合作社能有近50万元的收入,“除去社员的分成,我又可以再还点债了。”

    林荣成说,为了修这条10公里长的机耕道,他前前后后共借了130多万元,现在还剩下80多万元没还。

    路不通,药材种得越多亏得越多

    走进中岗村,一眼便可以看到林荣成的家——周围全是砖房,这栋墙体已裂开几个口子的土坯房显得分外打眼。

    其实,早在三四年前,林荣成一家的小日子过得还不错。

    他早年经营酒厂,颇有些积蓄。儿子林先锋在巫溪县尖山中学任教,女儿林先春早已成家,家中没有拖累。

    2009年底,林荣成在西南大学接受了药材种植培训后,与刘永辉、马发宇等7户村民成立了中药材种植合作社,自任社长,开始在女儿厂种植云木香和党参。到2014年,合作社的云木香种植面积从最初的10多亩扩大到700多亩,当年冬天,合作社就挖了40余万斤云木香。

    药材丰收,让合作社的每个人都喜笑颜开。然而,如何才能把云木香运下山呢?

    “当时到女儿厂,就一条‘毛毛路’,只有三四十厘米宽,两旁是陡坡深谷。”林荣成介绍说,由于路险难行,上下女儿厂徒手攀爬单程都要近3个小时,药材又必须抓紧时间背下山,否则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100多万元的收入化为乌有。

    林荣成只好请挖药材的村民一袋一袋地往山下扛,扛一袋给50元的工钱。

    “很多人扛了一趟就不干了。”山路本就难行,冬天下雪后更是凶险异常,这让很多村民望而却步。林成荣记得,在王家槽槽口,一个村民脚下一滑,连人带药材就往深谷滚落。幸好人被树枝挂住,只是受了轻伤,但100多斤药材却找不回来了。

    万般无奈,林荣成一边自己背药下山,一边再三请求村民帮忙,最终花了近1个月时间,才将所有云木香扛下山。

    云木香是运下了山,可光挖药材和运下山的人力成本就花去了40多万元。除去种子、化肥、管护等费用,在山上忙碌了4年,合作社还倒亏了近万元。

    “在外头打工,4年少说也能挣20万。路不通,在山上种药材划不来,种得越多亏得越多。”马发宇的话说出了众人的心声,有社员开始寻思着退出合作社。

    亲戚朋友借遍了,都被借怕了

    “好不容易才成立的合作社,药材种植也成功了,散了多可惜。”林荣成心急如焚,“能不能修条路到女儿厂呢?哪怕是条机耕道也好呀。”

    被修路的想法整得彻夜难眠,他便试探着征询老婆王大培的意见。不出所料,王大培一个劲儿摇头:“上女儿厂,要经过王家槽、籈子石等地,那都是崖壁壁,啷个修得通?再说,修路,钱从哪里来?”

    不死心的林荣成又几次上女儿厂,沿途细细查看,心中逐渐有了底。他分析给王大培听:“村道已经到大阳煤矿了,再往上到女儿厂,我估摸着有10公里,200万就能把路修上去,碰到崖壁就用炸药炸。路修通了,不仅合作社能发展,其他村民也能上来种中药材增收致富。”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终林荣成的苦心没有白费,他修路的提议在家庭内部一致通过。

    2014年12月,林荣成拿出准备盖新房的钱,连同着儿子借来的15万元钱,购买了开山修路所需的空压机、柴油机等物资,带着弟弟林荣庆、女婿刘朝国等人开始开山修路。

    可要在深谷陡坡间修一条路出来,林荣成准备的近50万元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亲戚朋友都借遍了,也都被我们借怕了,看着我就躲。”临近冬至,女儿厂的雪纷纷扬扬,说起往事,林荣成颇有些自嘲,“到现在,新房子没着落,欠条倒是有30多张。”

    “路要是修通了,我在手上给你煎肉吃”

    听说林荣成准备修路到女儿厂,村民们并不看好,甚至有人对他放话:“路要是修通了,我在手上给你煎肉吃。”

    话虽难听,却从一个侧面真实反映了修建这条机耕道的艰难。

    参与修路的人,除了林荣成、林荣庆和刘朝国三家人,就只有雇来的一名挖机师傅、一名放炮手,另还有两人负责打炮眼。

    人手紧缺,为了节约工期,粮食、蔬菜都靠人力背到工地,所有人吃住都在工地。

    2015年5月,整日劳累的林荣成因胃出血被紧急送往重庆三峡医院治疗。

    2015年6月,工人用安全绳悬在王家槽崖壁打炮眼。柴油发电机因严重超负荷运转,齿轮从柴油机中脱落飞出,只差几厘米就把安全绳切断了。

    2016年4月,一处崖壁垮塌,近在咫尺的林荣成侥幸逃过一劫。滚落的岩石把一户村民的羊圈砸得稀烂,所幸没有人员和动物伤亡。

    “最难的还是籈子石那一段,崖壁太陡,爆破危险系数大,只能靠人挖。”林荣成、林荣庆和刘朝国轮番上阵,用铁锤和钢钎凿,3天时间只凿出1米。

    虽然修路艰险,但林荣成庆幸的是,修路过程中没有发生过人员伤亡事故,“老话说,修桥修路,添福添寿。我不求福寿,只求平安。”

    整个修路过程中,共报废了4台柴油发电机。12月13日,记者到女儿厂采访的途中,车行至机耕道上,路边还能看到废弃的机器。

    “老林这个人有志气、能担当,以后跟着他干!”

    2017年3月,大阳煤矿到女儿厂的10公里机耕道正式通车。这一消息让中岗村沸腾了,村民们啧啧称赞:“想不到老林真把路修上去了!太厉害了!”

    正如当初林荣成预料的那样,路修通了,不仅合作社得到了发展,村民们也看到了致富的希望。

    12月13日,重庆日报记者与合作社的村民围坐炭火盆边,摆起了家常。

    “现在药材都不用我们自己背下山了,药材商会自己雇车上来拉。”林荣成说,修通了路,节约了成本,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种植中药材的前景,加入合作社的村民增加到18户,其中有6户是贫困户。

    村民余远轩说:“早些年我也想种植药材,就是因为这条路而不敢奢望。没想到,这么难的事情,老林办成了,以后一定跟着他种几十亩药材。”村民夏瑞云也说:“老林这个人有志气、能担当,以后就跟着他干!”

    林荣成介绍,下一步,合作社将扩大种植规模,同时带动更多村民参与中药材种植,“我找村民‘借’了一条路,当然要和大家一起走上致富路。”

    屋外寒风刺骨,屋里炭火温暖。林荣成两鬓斑白、脸庞瘦削,眼神却十分坚毅。如今,林荣成举债修路的事,在巫溪县已传为一段佳话。

    巫溪县政府、县扶贫办、红池坝镇政府累计为林荣成补助了150万元,红池坝镇政府还计划今年内将通往女儿厂的机耕道硬化。

    拿到这150万元后,林荣成先花了70万元,将合作社在女儿厂的两个工棚由茅草屋改建成了两层的砖房,并修建了云木香烤房,他计划把剩余的钱全部用于合作社的生产经营。“还欠下的80多万,我会靠卖药材尽快还上。”林荣成说。

    今年,女儿厂上的中药材种植面积将扩大至5000亩,将有更多人受益于林荣成举债修成的这条路。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张珺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7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举报电话:023-63823333
    渝ICP备170159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