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日报网 > 专题 > 正文
村支部书记李榜顺 开州水溪村35年的“领头羊”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18-04-20 03:07:44 | 记者:蔡正奋 | 编辑:周游

  李榜顺 记者 蔡正奋 摄

  4月的开州区城区已是鲜花竞放,而距城区90多公里大巴山深处的关面乡水溪村,油菜花才刚刚盛开,这里就是李榜顺的家。

  重庆日报记者来到水溪村采访李榜顺,他正在田间忙着,记者索性来个“田坎访谈”。

  修路人就是带路人

  李榜顺手里拿个锄头,他说,前天晚上下了场大雨,有的机耕道泥土松软,有可能排水口被堵了,他上山看看,如果有情况,方便解决。

  说起修路护路,李榜顺打开了话匣子。1983年,只有30岁的李榜顺被选为水溪村村支部书记。面对这个地处深山、交通闭塞、群众观念落后的穷山村,他深知肩上的担子很重。

  “李书记,我儿子都快30岁了,还没有找到媳妇,媒人介绍了几个女娃娃都说我们这里穷,不愿来。”“李书记,我的儿子到外地当上门女婿去了,让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搁哟。”土生土长的李榜顺知道村民说的都是真话。

  但是,水溪村的村情就是山高石头多,出门就爬坡,不要说搞产业,就是出门也不容易。

  要致富,先修路。李榜顺横下一条心,无论如何先要把通向山外的路修好。

  在资金匮乏,技术落后的情况下,李榜顺和村里的干部群众一合计——不等不靠,采取村民出资投劳的方式来修路,有力的出力,有钱的出钱。他们用扁担,锄头,铁锹,竹筐……这些最原始的工具;采取肩挑,人抬,绳拉,手推……这些最笨拙的开路方式,硬是修了一条路出来。

  三年后,一条长16.7公里的土坯路终于修好。后来在上级交通部门的支持下,又修好8.77公里。村干部与村民一起用愚公移山的精神,彻底打通了水溪村通向山外的路,村民们终于可以骑摩托、开农用三轮车走出大山。

  种药材也能治“穷病”

  “嫁人一定不要嫁给村干部,只要嫁给了村干部,那就是吃苦受累的命。”说这个话的不是别人,而是李榜顺的妻子刘仁慈。

  在刘仁慈眼里,丈夫就是一个不顾家、不知道心疼人的人。

  “背种子上山、打坑样样都是体力活,我家二三十亩药材都是我一个人一窝一窝栽出来的。”说起2005年村里种植中药材的事,刘仁慈至今还耿耿于怀。

  “一些村民不愿意栽种药材,他就天天去做思想工作,并帮他们栽种。”刘仁慈说,看到丈夫有时间帮别人种药材,而没时间给家里栽,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既然我当了支部书记,就得当好全村这个当家人,自己这个小家就只能交给你管了。”每当妻子埋怨时,李榜顺就陪着笑脸耐心地开导她。

  从2005年开始,李榜顺就开始动员乡亲们种植药材。他对重庆日报记者说,我们这个村最高海拔2400米,最低400米,空气好、水质好,种粮食确实不行,但却是种植中药材的好地方。于是,黄连、党参、木香就成为水溪村的“看家宝”。开始时,李榜顺苦口婆心地说服村民,自己栽种做示范,几年下来,过去不动手不参与的群众,看着种药材在赚钱,慢慢就跟了上来。

  50多岁的村民黄灯太原来是建卡贫困户,认为自己贫穷是命不好,种药材是拿钱打水漂。后来在李榜顺的示范带动和劝说下,加入了高山中药材专业合作社。几年下来,他不但脱了贫,而且在山下还盖起了新房子。

  目前,住在高山上的村民基本都成了种植中药材的专业户。800多亩高山地带,森林深处,不但是优质中药材生长的家园,也是农民脱贫致富的希望之地。

  因地制宜画蓝图

  水溪村因为地盘宽、地形差异大,要发展,只能因地制宜。

  李榜顺认为,种植中药材对水溪村非常适宜。

  他认为,中山地带搞崖柏,就是一个非常好的项目。

  李榜顺充分利用国家退耕还林的政策,打造崖柏基地。近几年来,他组织群众种植移栽崖柏1070亩,利用国家的每亩1200元补助政策,不但保护和繁衍了这一世界性宝贵树木资源,也使群众守着大山有饭吃、有发展。目前,中山地带的群众,大多数成为崖柏的种植人和保护者。

  在低山地带,水溪村有2500多米的水溪河。水清见底,没有任何污染,水里土生土长的洋鱼(当地群众俗称)岩蛙,肉质鲜美、口感清香,但是,由于处于自然生长状态,质优但量小,无法成为产业。

  为此,李榜顺多次到上级渔业部门咨询,希望可以利用自然生态开展人工繁殖。记者在采访时,上级相关部门回复他,可以小范围试点养殖,64岁的老人当时笑得像个孩子。他说,这个项目如果能够搞起来,再搞点农家乐,村里人的日子就好过了。

  李榜顺对重庆日报记者说,希望水溪村能吸引到投资,一起发展农旅产业,一起为乡村振兴想办法,开辟更多的路子。今年已经64岁的他,身体不好,每天要靠吃药才能维持正常工作。他说,作为村支部书记,工作一天,就要把事情干好。他希望,换届时,能有年轻党员接过自己手中的担子,毕竟,未来是年轻人的天下。

  记者看到,阳光下,李榜顺眼中有期待更有不舍。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