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重庆日报网 > 专题 > 正文
追梦路上的重庆人文精神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18-05-02 01:40:28 | 编辑:周游

重庆是一座山环水绕、江峡相拥的山水之城,是具有悠久历史、灿烂文化、光荣革命传统和优秀人文精神的历史文化名城。“坚韧、顽强、开放、包容”的重庆人文精神贯穿其间,代代相传,生生不息。

追求真理,矢志不渝的“坚韧”。近代以来,帝国主义通过不平等条约强迫重庆开埠。先进的重庆人为救国救民而追求真理,在中国共产主义运动史上写下了独特而精彩的篇章。

20世纪初,马克思主义开始在重庆传播。1920年3月12日,四川省重庆共产主义组织在重庆创建。留日归国的杨闇公结识了吴玉章,于1924年创立了“中国青年共产党”。

在确知中共存在并与中共中央取得联系之后,吴玉章、杨闇公主动宣布解散中国青年共产党,率先以个人名义加入中国共产党。经中共中央批准,1926年初,先后成立了中共重庆支部、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直属中央领导,管辖四川党组织,杨闇公任书记。从此川渝革命形势出现了崭新的局面,党中央充分肯定“川省现是最好工作之地,四川工作同志其刻苦奋斗的精神,更有为别省所不及者”。

敢作敢为、屡仆屡作的“顽强”。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提出了在四川建立革命军队,开展武装斗争的主张,进而策动了泸顺起义。这是除北伐主战场外,国内支援、配合北伐战争最重大的军事行动,也是我党最早独立领导的大规模军事斗争。参与领导的吴玉章、刘伯承、朱德、陈毅等成为“南昌起义”的中坚。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血雨腥风笼罩中国,重庆尤其严酷,共产党人之不屈与顽强于斯为甚。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四川省委四任书记杨闇公、傅烈、刘愿庵、穆青和大批共产党人英勇献身。到1935年,重庆已没有党组织和党员。1936年,失散的红军党员漆鲁鱼回到重庆,成立了重庆救国会,再一次举起党的旗帜。随后重新成立了重庆党组织,在南方局领导下继续奋斗。

抗战时期,重庆是全中国遭受日军野蛮轰炸规模最大、次数最多、持续时间最长,损失最为惨重的城市。但重庆人民“愈炸愈强”,这座不屈之城始终巍然挺立,成为未被日军攻占的最大城市,赢得了抗战的胜利。美国总统罗斯福曾专门致信,称赞重庆“人民屡次在猛烈空中轰炸之下,坚定镇静,屹立不挠”“将使后代人民衷心感动而永垂不朽”。

重庆解放前夕,革命先烈留下了《狱中意见》,总结教训,警示后人。20世纪80年代,被概括成“狱中八条”,如今已成为共产党人、领导干部明大德、守公德、严私德的黄钟大吕。

登高涉远、勇立潮头的“开放”。四川盆地沃野千里,在古代历史上曾创造了“扬一益二”的辉煌,也形成了固守家园、温饱即安的盆地意识。近代以来,重庆人担负起冲出盆地,走向世界,吸吮人类文明,寻求救国之道的历史重任。

在开放的新天地里,重庆人以“江流出峡,一泻千里”之势,“以汉魂而吸欧粹”,趋东瀛,赴欧美,学苏俄,重庆青年邹容在日本写下了“雷霆之声”的《革命军》,吹响了推翻清王朝的号角。也产生了邓小平、赵世炎、聂荣臻、刘伯承、杨尚昆等伟大的革命先驱。

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加入世界反法西斯同盟。在向世界的全方位开放中,重庆成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东方战场的战略支柱、中国外交由屈辱走向平等起点的重要基础。这是从鸦片战争以来落后挨打的国家地位重新走向国际平等地位,甚至初步显现世界大国形象的开始。

近代以来,重庆从僻处四川东部的区域性军政中心,逐步发展成为长江上游的经济中心城市,抗战时期成为中国大后方的经济中心。新中国成立后,重庆担负起新中国工业基地,特别是三线建设基地的战略任务。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央把城市经济体制综合改革试点的重任赋予重庆,重庆以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排头兵的姿态,从开放入手,走向全世界。“开放”成为40年来重庆历史最显著的特征。1997年,中央决定设立重庆直辖市,重庆走上中国经济发展战略全局的最前沿。

精诚团结、海纳百川的“包容”。古往今来,重庆是一座移民的城市,四方杂处,八面来风,铸就了它兼收并蓄,兼容并包的品格。这种状况在抗日战争时期达于高峰。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正义战争。就国内而言,重庆“包容”了各种政治力量,形成了全民族的最大公约数。以中国共产党倡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为旗帜,以国共两党捐弃前嫌、携手合作为基础,在重庆实现了全民族的大团结,最终凝聚起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的磅礴力量。

重庆就是这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最重要的政治舞台。周恩来、董必武和南方局老一辈革命家在这里创造了红岩精神,一代又一代的重庆共产党人,尤其是埋葬在歌乐山烈士陵园中的先烈们是红岩精神的继承者、发扬者,他们以鲜血和生命诠释了伟大的红岩精神。

今天,我们要继承重庆人文精神,弘扬其时代价值——实现梦想的“坚韧”、攻坚克难的“顽强”、走向世界舞台中心的“开放”、全民族命运共同体的“包容”,为建设“两点”“两地”“两高”新重庆,实现中国梦而不懈奋斗。

周勇(作者系重庆市地方史研究会会长、西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