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日报网 > 专题 > 正文
三个船主弃船上岸背后的故事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18-05-14 02:52:46 | 记者:汤艳娟 | 编辑:周游

  原标题:

  江北非法餐饮船污染两江整治行动——

  三个船主弃船上岸背后的故事

  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强调,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要探索出一条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新路子。为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加快建设山清水秀美丽之地,前段时间,江北区启动了非法餐饮船污染两江整治行动,并加快推进江岸生态修复工程建设。

  江北区采取调查走访、宣传引导、政策激励等方式,动员辖区40艘非法餐饮船船主自愿转岸经营,不仅发放转岸经营奖励,还为其今后营生出谋划策。因此,在整治过程中,得到船主们的充分理解与大力支持,先后有39艘餐饮船签约接受拆解。

  这些船主为何如此爽快,他们将来又有什么打算?5月12日,重庆日报记者就此采访了三个船主的弃船上岸的故事。

  “清水凤鱼”船主杨清福。

  “清水凤鱼”船主杨清福——签约上岸第一人

  “将来水都污染完了,子孙还能喝什么?”

  渔民杨清福有一个梦想:不用以船为家,而要上岸安家。

  今年51岁的杨清福是铜梁区旧县街道石砚村人,十几岁就跟着父辈靠打渔为生,成家后又带着妻儿“以船为家”。2007年,见主城嘉陵江忠恕沱一带兴起了江上餐饮生意,他便花5万元买了艘趸船并将其改成餐饮船,卖起了自己捕获的野生鱼,取名“清水凤鱼”。

  “我们的餐饮船办不到经营手续,但看到其他船上吃鱼的人非常多,心想着自己能开几年就开几年,便这样开张了。“杨清福说,船上不通水电,他就从岸边人户家接来水和电,船上没有污水处理设备,生活污水和厕所垃圾只有直排江中。

  杨清福的餐饮生意一天天火爆,后来,他又投入30多万元将船扩成两层,可同时接待上百名客人就餐。

  江上餐饮生意虽好,但杨清福除了担心生意被政府取缔外,还随时要应对大风大浪的袭击,“以前有次一阵大风吹来,差点把我们连人带席子吹进江。后来换大船了,一个大浪打过来,整个船身直摇,我生怕翻船,家破人亡。”谈起往事,杨清福仍心有余悸,“所以,上岸安家,便成了我这些年的梦想。”

  2013年,杨清福在江北某小区买了一套商品房。他把房子简单装修后,赶紧带着家人住了进去,结束了十几年以船为家的生活。

  “野生鱼一年比一年少,特别是禁渔期实施后,渔民不能出江捕鱼,我们的生意也越发不好做了。”杨清福说,禁渔期的4个月里,他只有从西三街水产市场采购鱼来卖。然而,没有了野生鱼这个“卖点”,生意和利润都大大缩水。

  他的另一个担心也很快来了——上个月,江北区政府出台禁令:取缔两江上的所有非法餐饮船,凡是在5月15日之前签订船舶拆解协议的,可获得20-40万元的转岸经营奖励。

  杨清福辗转反侧,彻夜难眠:“虽早知这天会降临,但仍心有不甘。不经营餐饮船,我一家人的出路在哪里?”

  第一次被政府约谈后,杨清福痴痴地盯着江水发呆,妻子也陪在身旁“不开腔”。冷静地思考了几天,他终于想通了:“人就像鱼儿一样,离开水就不能活。我们做这生意的确对江水造成了污染,如果大家都不保护母亲河,将来水都污染完了,子孙还能喝什么?”

  4月18日,杨清福第一个签订了船舶拆解协议,获得25万元转岸经营奖励。

  杨清福所担心的上岸后的从业问题,政府也在积极为他出谋划策。在大石坝街道的帮助下,目前,杨清福正在比较几家门面,不久以后,一个全新的“清水凤鱼”将开门迎客。

  老宋家河鲜馆老板宋彬。

  “老宋家小渔船”船主宋彬——转岸经营第一人

  “我抢占了先机,现在新店的营业额是以前的3倍。”

  在嘉陵江边的招商江湾城临街广场,有一家网红鱼店——“老宋家河鲜馆”。这里正对着网红景点李子坝轻轨站,就餐客人可一睹轻轨穿楼而过的奇景。每到用餐高峰时段,这里生意非常火爆,常常一桌难求。

  在这里不远处的相国寺码头边,曾停着一艘网红餐饮船——“老宋家小船鱼”。这艘船有3层共700多平方米,是这儿经营规模最大的餐饮船,来此吃鱼的游客也非常多。

  这两家餐饮店的老板,是同一个人——今年45岁的江北渔民宋彬,他也是此次被取缔的非法餐饮船船主中,第一个成功转岸经营的人。

  10年前,宋彬花5万元买了一艘趸船,在相国寺码头经营起了“老宋家小船鱼”。后来,他将船从40平方米扩大至700多平方米,先后花了上百万元。

  “我从小在江北长大,明白保护江河的道理。“宋彬在扩建餐饮船时,特意添装了油水分离装置、整体厕所等,将餐厨垃圾和厕所垃圾转岸处理。平时发现客人向江中抛洒杂物,他还会及时上前制止。

  2016年底,得知中央环保组来重庆督查时发现了非法餐饮船存在污染两江的问题,宋彬就意识到,非法餐饮船势必被取缔。

  “非法餐饮船要取缔,我们被动抗拒是徒劳的,不如主动去抢占先机。”宋彬立即上岸物色招商江湾城的当街门面,于2016年11月签下广场上的一栋三层小楼。2017年4月9日,宋彬的“老宋家河鲜馆”隆重开业,“老宋家小船鱼”正式停业。

  上个月,江北区正式启动了非法餐饮船整治行动,宋彬作为相国寺码头首个签约人,不仅同意政府拆解“老宋家小船鱼”,还发动其他船主配合政府的行动。

  “我的船装修花了上百万元,转岸经营奖励及废铁收入才50多万元,看似这笔账不对等。不过,我们的船毕竟是非法的,我又抢占了上岸经营的先机,其实并不亏!”宋彬介绍,目前,“老宋家河鲜馆”的月营业额达40万元,是“老宋家小船鱼”营业额的3倍。

  宋彬说:“不管岸上岸下,只要你经营诚信、有好味道、巧于创新,就留得住老顾客,可以赚大钱。”最近几天,他还向餐饮船主们抛出了橄榄枝,愿意高薪诚聘大家到店里就业。

  周科和他的渔船作了最后的合影。本栏图片均由记者万难摄

  “胖娃野生鱼”船主周科——老店上岸开辟新市场

  “政府为我们考虑得这么周到,没理由不签!”

  娃娃脸、中等个子、身材微胖,40岁的周科从“胖娃野生鱼”走出来,习惯性地把双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热情地和前来采访的重庆日报记者握了握手:“多亏政府志愿者帮我搬走了大型家具。你看,三层楼基本上都搬空了!”

  在他身后的“胖娃野生鱼”里,几位工人正着手拆解船体。在船上站了一会,周科的眼神里饱含满满不舍之情。突然,他拿出手机对工人们说:“莫急,让我先和船合个影!”

  2006年,家住江北城街道的周科“农转非”时,买了艘报废的轮渡船改装成餐饮船,在江北嘴做起了水上餐饮生意。2012年,见生意非常好,利润也相当可观,他又花80万元新买了一艘餐饮船,面积600平方米。

  周科的做鱼厨艺非常好,加之为人热情和善,回头客特别多。生意好的年份,他的营业额超300万元,利润不下80万元。

  “其实,江北区要取缔非法餐饮船的消息,我早有耳闻,也深知我们的船是非法的,确实污染了环境,影响了生态治理。”周科坦言,“不过,这毕竟是我们的生路,我们希望得到政府的妥善安置。”

  关于上岸经营,周科也考虑了多年,特别是每当江水潮起潮落,他要冒着风雨去移船的时候;特别是每当夜里遇到暴风雨,他要起床去查看船上人员是否安全的时候……

  “上岸,其实是一种解脱。”不过,周科的顾虑也很多,一方面,他的家庭负担很重,上有患重病的二老,下有年幼的两个孩子,他生意的成败直接关乎家庭命运。另一方面,他从来没有岸上经营经验,加之门面租金投入大,万一生意不好怎么办?

  这一次,随着江北区取缔所有非法餐饮船的消息传来,江北城街道志愿者也给周科送来了好消息:“胖娃野生鱼”若自愿转岸经营,政府有40万元奖励;搬家如果有困难,志愿者会义务帮忙;如果租门面有难度,政府可出面协调……

  于是,周科下定了决心,做通了家人的思想工作,在船舶拆解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我们确实污染了环境,政府又为我们考虑得这么周到,没理由不签。”

  重庆日报记者临走时,周科又热情地发出邀请:“政府帮我在江北嘴桂花街谈了一个门面,也有400多个平方,对方优先租给了我。接下来的新店,我‘胖娃鱼府’的老滋味不会变,欢迎大家到时来捧场。”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