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日报网 > 专题 > 正文
大足全域打响水污染治理攻坚战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18-05-18 04:27:48 | 记者:管洪 周雨 | 编辑:周游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参加重庆代表团审议时,要求重庆加快建设内陆开放高地、山清水秀美丽之地,努力推动高质量发展、创造高品质生活。

今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召开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时强调,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探索出一条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新路子。

近日,重庆日报记者在大足区采访时了解到,该区已在全域范围悄然打响了一场水污染治理攻坚战。

集中整治177处入河排污口

亭台楼榭,街坊寺庙,小桥流水——位处大足濑溪河畔的“昌州古城”古香古色,再现了大足作为唐宋昌州府州治所在地时的繁荣景象与历史文化风情,是该区近年新建的古镇景区。

记者在紧邻古镇的佛都大道看到,大道靠近古镇一侧的非机动车道已全部围上绿色施工围挡,正在作业的两台挖掘机,已将这条非机动车道挖出一条深槽。

“我们将在非机动车道下面铺设一根一级排污管,将‘昌州古城’的二级排污管接进来。”现场负责的重庆泽足水务投资建设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强介绍,于5年前建成开街的“昌州古城”虽然分别建有雨污管网,但外面没有排污主管道可接,只能直排进濑溪河。

记者看到,“昌州古城”的排污口就位于佛都大道桥下,古城里的宾馆、饭店,每天产生的生活污水就从这个排污口排进了濑溪河。

“我们是立了军令状的,必须在今年6月10日前完成施工,拔除这个排污口。”刘强说,这段主管网全长740米,建成后,将把“昌州古城”及以北的生活污水接进污水主管道6号井。

而在龙岗街道西街社区狮子桥,一个新建的提升泵站已经投入运营。“以前的污水都是从这里直接流进濑溪河的,每天哗哗流个不停,水量大得很!”一个居民指着河堤下方的一个排污口说。

重庆大足城乡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一位负责该项目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狮子桥一带已建成多年,并建有二级排污管网和一级排污管网,但一级排污管却比二级排污管高了1米,致使该片区的生活污水无法接进排污主管道。

现在,该区通过建设提升泵站,将二级排污管的污水提升接入一级排污主管道,排污口已无污水排出。

“全区类似这样的入河排污口共有177处。”大足区河长办干部田晓东说,今年以来,他们已对这些排污口开展集中整治工作,目前已完成78处,另外99处将确保今年底前全部完成。

关闭了18家屠宰场、43户邻河畜禽养殖场

前面是屠宰场,用水泥浇筑的大号水槽、水泥台,分别用来刮毛、分割;后面是猪圈,用来圈养待宰生猪——这就是大足区三驱镇屠宰场的现状,总面积不足400平方米。

“更大的环境污染还在后面!”大足区农业行政综合执法支队副队长康凯带记者到屠宰场后面。屠宰场的后面就是窟窿河,屠宰场的化粪池及与之相连的排污管道就建在河岸,从屠宰场冲洗出来的血水、油脂、生猪粪便,通过明沟流进化粪池,经简单发酵后流进排污管。该屠宰场尽管已关闭了1个月时间,仍腥臭扑鼻。

“这种简单工艺处理的污水远达不到国家规定的排放标准。”康凯说,这种污水不仅容易产生油膜、堵塞排污管道,还易滋生病菌。而在过去,大足一镇一个定点屠宰场,总共达22个。这些屠宰场在规模、设施上,与三驱镇屠宰场大致相当,每天屠宰规模为二三十头生猪。

从今年4月至今,大足已对其中的18家进行了关闭。

为关闭这些屠宰场,大足采取了“疏堵结合”的办法。在“堵”上,该区要求各屠宰场必须按国家规定安装相应的污水处理设施后才能经营,而一套这样的处理设施,投资在20万元以上;在“疏”上,该区在智凤街道规划了一个年屠宰规模35万头的现代化屠宰场,并由区屠宰协会投资运营,各镇的定点屠宰场业主均为股东。

该屠宰场预计可在明年6月建成投用。在此之前,大足暂时保留了龙水、龙岗、双路、万古等4个条件相对较好的屠宰场,待新屠宰场投用后,再予以全部关闭。与此同时,该区每天从主城及大足周边屠宰场调1000多头生猪,以保证全区猪肉供应。

相比屠宰场关停工作而言,畜禽养殖污染治理工作则难得多。

大足区中敖镇三桥村有一个存栏量400头规模的生猪养殖场,与怀远河仅隔一条公路,周边还住有数十户居民。该养殖场从2009年建成投用后,周边农民一直投诉不断。

今年以来,大足实行禁养、限养、适养“三区”划分,规定河流200米范围内不得布局50头生猪当量以上的畜禽养殖场,三桥村的这个生猪养殖场位列其中。为取缔该养猪场,大足区、镇相关干部整整做了2个月工作,才使业主龙某关停了养猪场。现该养猪场不仅拆除了圈舍,硬化地面也被挖掉,实现了复垦。

目前,该区44户应取缔畜禽养殖场,已被取缔了43户。

推进实施13个水污染治理专项

治理入河排污口、取缔屠宰场和畜禽养殖场,只是大足这场水污染治理攻坚战的一个部分。

据大足区环保局副局长蓝华海介绍,目前,他们正在推进实施的水污染治理项目,包含了污水处理厂、入河排污口、畜禽养殖厂、河面漂浮物、食品小作坊、农业面源污染、水产养殖业、洗车行业、餐饮行业、农产品交易市场、建筑工地、工业企业、农村垃圾及污水等13个专项,每个专项都分别编制了治理方案,落实了责任主体、工作内容、任务分工、资金来源等。这13个水污染治理专项涉及大足城乡各地,是一场全域性水污染治理攻坚战。

大足为什么要打这场全域性水污染治理攻坚战?

“这是由大足特殊的地理环境所决定的。”大足区国土房管局副局长李跃华说,大足人均水资源量为590立方米,仅占全市人均水资源量的三分之一和全国人均水资源量的四分之一,是重庆西部缺水最严重的区域之一。

而造成大足缺水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其特殊的地理环境。大足区地处长江水系涪江、沱江的分水岭上,是濑溪河、淮元河、窟窿河、平滩河、石阳河、雍溪河等多条河流的发源地,却没有一条流入的河流。

而这些河流大多靠降雨形成,径流量普遍较小,自净能力普遍较差,致使大足严重缺水的同时,也面临着严峻的水环境治理难题。以该区最大的濑溪河为例,为保证城区供水,大足在濑溪河上游修建了上游、化龙两座水库,这两座水库仅够城区供水,没有多余的水流进下游的濑溪河,致使城区段濑溪河几乎成了一河死水。

与此同时,大足多年粗放式的发展方式,使该区水环境进一步恶化。此次所排查出的177处入河排污口,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水污染治理已成为该区生态环境治理最关键、最紧要、难度最大的环节。

为让污水变净水、死水变活水,大足在这场全域性水污染治理攻坚战中,除了开展各个领域的水污染治理,还着力解决水源不足的问题。

目前,该区已在城区污水处理厂附近规划建设一个中水处理厂,经污水处理厂处理后的水将进一步处理成中水,再用管道引进濑溪河上游,一方面用于城区道路冲洗、园林灌溉,一方面用于濑溪河生态补水,每天可新增加4.5万吨供水。该项目计划明年开工,2020年投用。

重庆渝西水资源配置工程也将在今年内启动,该工程建成后,将通过从长江金刚沱等江河提水、水利工程互连互通的方式,每年为渝西地区11区新增提水供水量13亿方,大足约可分得1.3亿方,彻底解决缺水问题。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