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重庆|
  • 滚动|
  • 时政|
  • 区县|
  • 报料|
  • 文体|
  • 时事|
  • 大数据|
  • 重庆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记者|
  • 重庆日报网 > 专题 > 正文
    山城锄奸记 传奇英雄李鸣珂的故事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18-08-29 06:18:42 | 记者:姜春勇 | 编辑:王俭林

    李鸣珂。

    位于涪陵区罗云乡的红军烈士陵园,当年李鸣珂在罗云领导了武装斗争。本版图片均由记者郑宇拍摄、翻拍

    起义军在罗云坝。

    轰动山城

    诛杀蒋介石心腹戴弁

    1928年9月24日下午,初秋的山城天气凉爽,大梁子(今新华路)左营街一带行人寥寥。此时,从国民党21军部戒备森严的大门出来一台凉轿,前有卫兵护卫,轿上坐着21军政训部主任戴弁,此人深受蒋介石倚重,被派到四川监视川军,大搞特务活动,镇压革命,双手沾满鲜血。

    轿子穿过道冠井朝着总土地巷(今自力巷)方向行进,来到巷口,路边茶馆闪出三人,悄无声息地跟在轿子后面,一位身着褪色蓝布长衫,留着小胡子的男子快步上前,手抓轿杆,使了个眼色,另一名小伙子抬手对着戴弁后背就是一枪,正中心脏,戴弁当场毙命。

    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前面的卫兵和轿夫还未回过神,三人已消失不见。

    蒋介石的心腹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当街诛杀,成为山城轰动一时的大新闻。蒋介石大为震怒,致专电哀悼,责成刘湘“严缉正凶”。

    戴弁被诛大快人心,给予敌人极大震慑。

    组织这次行动的正是那位身着蓝衫的汉子——我党早期的优秀军事指挥员、时任中共四川省委军委书记的李鸣珂。

    弃文从武

    一介书生成战将

    1922年,23岁的李鸣珂从四川省高等蚕业学校毕业,满怀信心地回到家乡四川省南部县,担任县实业所所长。幼年丧父,家境贫寒的他在成都学习时接受了吴玉章等倡导的先进思想,立志兴农富民,改良社会。

    他满怀热情地创办农业训练班,培训青年,创办农场、丝厂等,同时大力传播进步思想。他的一系列举动引起当地豪绅们恐慌,联名告他“宣传共产,赤化民众”,南部县当局遂将他免职。

    性格刚烈的李鸣珂遭此挫折,甚为苦闷。此时,正值大革命前夜,他认识到军阀污吏作乱,实业救国之路走不通,只有用武力消灭军阀列强,打造一个清平世界,才能实现富民强国梦。于是,他弃文从武,1925年考入黄埔军校第4期步兵科学习,与林彪、赵尚志、刘志丹等成为同学。受到周恩来、恽代英等老师的教诲,李鸣珂的政治思想、军事素质都得到极大提升,成为一名坚定的共产党人。

    1926年秋毕业后,李鸣珂出任国民革命军第11军24师教导大队中队长,参加了北伐,作战勇敢、颇具组织才干的他成为叶挺“铁军”麾下的一员干将。

    翌年8月,李鸣珂参加南昌起义,奉命率部接应朱德领导的教导团,完成任务后,又主动支援友军战斗。表现出色的李鸣珂深得周恩来信任,被调到中央前敌委员会任警卫营长,负责周恩来、恽代英等领导人的安全。起义军南下途中,形势险峻,李鸣珂奋不顾身,率部参与阻击战,克敌制胜,获得“打仗骁勇,指挥有方”的称赞。

    1927年11月,李鸣珂随周恩来辗转来到上海,在中共中央军事部和中央特科工作。在十里洋场,李鸣珂机警地同敌人周旋,惩奸除恶,成长为我党“隐蔽战线一把尖刀”。

    1928年夏,“兴隆巷事件”后,中共四川省委遭到严重破坏。为加强党在四川的领导,周恩来决定派有丰富地下武装斗争经验的李鸣珂回到四川,任中共四川省委委员兼军委书记,负责全川的革命军事工作并保卫省委机关的安全。

    在人生的最后两年,这位英雄在山城用忠诚和勇敢、鲜血与信仰奏响了波澜壮阔、惊心动魄的人生华章。

    建保卫队

    令叛徒闻风丧胆

    1928年的五六月份,位于重庆储奇门的厚慈街新开了一家裕发祥酱园铺,酱园铺内人来人往,颇为热闹。其实,这里是李鸣珂设立的一处秘密联络站。按照周恩来“地下工作要机关群众化,负责干部职业化”的要求,他把妻子李和鸣、哥哥李祥如、妹妹李蜀俊从老家接到重庆,组成一个大家庭,做起小买卖,掩护地下工作。

    这栋三层小楼,底层是铺面,由李祥如打理,二楼是工作人员住房,三楼有时住着省委书记刘愿庵等人。

    此时,地下组织被严重破坏,敌特叛徒活动猖獗。面对险峻的形势,李鸣珂决定立即成立中共四川省军委保卫队(特工队),专门负责收集情报,制裁叛徒。保卫队队长由和李鸣珂一起到重庆的老部下刘默苏(化名李觉民)担任。

    刘是黄埔五期学生,有名的神枪手,曾做过周恩来警卫。北伐、南昌起义以及到上海中央特科,他都在李鸣珂手下工作,两人出生入死,感情深厚。李鸣珂平时称呼刘为“五弟”。

    保卫队有4支手枪,是从川军24军第一师副师长张志和(中共地下党员)那里搞来的,被保卫队员视为“宝贝”。自此,一场惊心动魄的锄奸行动在山城展开,而诛杀戴弁就是第一仗。

    1927年4月,军阀刘湘发表“反共拥蒋通告”,蒋介石随即将心腹戴弁派往重庆,作为同四川军阀勾结的特使。戴弁一到重庆就设立特务委员会,收买、训练变节分子,大肆进行侦察搜捕审讯等特务活动,是“三·三一”惨案的重要策划者,杀害在“兴隆巷事件”中被捕的中共四川省委傅烈、周贡植等9名烈士的刽子手。

    李鸣珂与省军委其他同志研究认为,戴弁这只恶狗,如不除掉,将会给革命带来更大的危害,于是做出了处死戴弁的决定。代理省委书记张秀熟听了李鸣珂的汇报后,同意了省军委的决定。

    自认为清除了重庆“共党”的主要成员,志满意得的戴弁将家眷接到重庆,住在总土地巷一栋公馆里。总土地巷因地势平坦,闹中取静,很多豪商巨贾在这里建房,有不少深宅大院、公馆洋楼,是当时有名的富人区。

    李鸣珂身穿长衫,留着八字胡,化装成商人,带着“小伙计”刘默苏等人出没街头,一番侦察,摸清了戴弁的出没规律后,制定了行动计划。

    黄埔二期毕业的戴弁对李鸣珂时有所闻,善搞特务活动的他获悉李鸣珂可能到了重庆,遂在报纸上刊登消息:“共产党首领李鸣珂由沪来渝……军队正在缉拿中。”想以此公开信息,通缉捉拿李鸣珂。岂不知,他自己已是死到临头,最后被刘默苏击毙。

    后来,保卫队还先后处决了叛徒王克用、易觉先、陈梦华,击伤叛徒宋毓萍。这些人被惩处后,产生极大的震慑作用,叛徒的嚣张气焰收敛了不少。

    领导起义

    建立川东红色根据地

    今年7月,冒着骄阳,记者来到位于涪陵区罗云乡的红军烈士陵园,登上高高的台阶,四川红军第二路游击队纪念碑巍然耸立,放眼眺望,四面环山的罗云坝,稻穗金黄,风景秀丽。

    当年李鸣珂在这里领导武装起义,建立了四川红军第二路游击队,诞生了川东地区革命根据地。

    作为中共四川省军委书记,李鸣珂到重庆后把大部分精力用在指导全川开展武装斗争上。而立之年的李鸣珂显得老练成熟,时常化装成商人或医生,奔波于成都、涪陵、江津、彭水、泸州等地,策动军阀部队,改造土匪,瓦解地主武装团练,发动农民武装暴动,在全川形成了声势浩大、此起彼伏的武装起义高潮。从1928年李鸣珂到任至1930年他牺牲前,在四川爆发和酝酿的革命武装暴动就有20多次。

    1930年初春的一天,李鸣珂在朝天门乘船赶赴涪陵,迎着还有些刺骨的江风,心情颇为沉重。涪陵“春荒暴动”进展不顺,两次兵变起义均告失利,党组织领导开展的数次农民武装抗捐斗争也被镇压。李鸣珂知道,形势紧迫,必须趁热打铁,立即发动第三次兵变,起义才会取得成功。

    “啪,啪……”3月17日,一阵枪响。驻涪陵川军新20军郭汝栋部朱团第3营第1连连长、中共党员赵启正率51名士兵起义,随即赶赴罗云坝,与当地农民赤卫队成功会合。4月7日,李鸣珂根据上级决定,宣布组建四川红军第二路游击队,李鸣珂任中共前委书记、总指挥。起义后,游击队转战涪陵、武隆、彭水、石柱、忠县等地,队伍扩大到2000多人,建立了以栗子寨、回龙场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成立苏维埃政府,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活动面积达1.6万平方公里。坚持数月的革命斗争虽然最后失利,但播撒了革命的火种,“使下川东十余县之反动军阀、地主豪绅为之丧胆,寝不安席。”

    如今的罗云乡分布着众多红色景点,红军烈士陵园、罗云场镇老街(农会路)、大河坝练兵场、誓师大会遗址、大柏树秘密联络点、红军出征天梯等吸引着八方群众前来瞻仰、缅怀先烈的伟绩。

    击毙叛徒

    朝天门慨然就义

    “易觉先叛变了。你已暴露,赶快撤离。”领导涪陵起义后,李鸣珂奉命回到重庆。一天夜里,李鸣珂位于东水门芭蕉园的住处来了一位小伙子,他是潜伏在21军的地下党员王强,特地来向李鸣珂通报紧急情况。

    原来,1930年春,曾在李鸣珂领导下从事“兵运”工作的中共四川省军委兵士运动委员会委员易觉先叛变。被刘湘任命为特务侦缉队队长的易觉先为邀功请赏,领着特务疯狂搜捕。中共四川省委常委、组织部主任穆青、中共重庆中城区委书记陈泽煌、团委书记饶更之、四川省委特务队长任锦时等相继被捕。

    此时,中央决定调李鸣珂任红6军军长。在李鸣珂奉命即将赴任前夕,中共四川省军委决定除掉易觉先这个心腹大患!

    李鸣珂不顾个人安危,亲自带领人员搜寻叛徒行踪,寻机处决。

    1930年4月17日中午,朝天门码头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李鸣珂身藏短枪,带着助手,边走边警惕地打量四周情况。

    冤家路窄!此时,易觉先已带领特务去江北城放生池(今江北嘴一带)破坏了中共江北特支机关,抓捕了特支书记刘森元,洋洋得意的一行人乘船过河从朝天门码头上岸。刚爬上陡峭的石阶时,喘息未定的易觉先只觉眼前一黑,两个人已站在自己面前。他抬头一看,正是李鸣珂!

    易觉先魂飞魄散,大喊:“我已反了党。”李鸣珂怒喝:“正是要杀死你这个反党的狗杂种!”他迅速掏枪,抵住易觉先腰部连打两枪(易觉先送医院后毙命)。

    面对围上来的特务,李鸣珂连发数弹,打伤数人,并大吼:“散开,共产党暴动!”乘敌人惊慌失措之际,他迅速撤离,隐蔽到码头附近的象鼻子一户民居的屋顶。敌特一夜搜寻未果。次日早晨,李鸣珂准备从此处撤离时,不幸被巡查队发现被捕。

    李鸣珂被捕后,坚贞不屈。在被押运的路上,富有兵运经验的李鸣珂抓紧时机进行革命宣传。据当时敌特的资料记载,李鸣珂“人是有才干的,善于词辩,被获进部,见士兵宣传士兵,见夫役宣传夫役,有机会便利用。共产党人的魔力真可恶”。

    4月19日上午,刘湘集合千人,决定公开审讯李鸣珂,想借此恐吓群众。

    刘湘假惺惺地对李鸣珂说:“你是既聪明又能干的人,要认清形势。如能幡然悔悟,我们同造国家,你说好吗?”

    李鸣珂岸然道:“要我说,我就说一点钟。”他转身面向士兵和围观群众,充满激情大声说:“士兵们,我们都是穷人。世界上哪样东西不是我们制造出来的?我们忍受着风吹雨打,肩挑背磨,白天晚上忙个不停,依然没有吃的没有穿的。我们要做主人,大家要起来革命,打倒军阀狗腿子……”一席话让在场的人无不动容。

    刘湘恼羞成怒:“你竟敢在我的部队鼓吹,拉下去。”

    当日下午,李鸣珂等四名党员被五花大绑,从大梁子经打铁街(今筷子街)押往朝天门沙嘴刑场。

    李鸣珂沿途高呼口号:“打倒国民党,拥护共产党!共产党万岁!打倒走狗蒋介石!打倒小小走狗刘湘!”最后连中5弹,壮烈牺牲,年仅31岁。

    当时的《国民公报》记载了李鸣珂英勇就义的情景:“4月19日午后,绑出共党四犯,赴朝天门外枪毙。内有一犯,年约30余,八字短胡,面无惧色,沿途大呼共产党口号,如登演讲之台。闻系共产党著名首领李鸣珂……临刑连受五弹。”

    当夜,地下党组织派人冒着危险将李鸣珂的遗体运走入殓,在烈士的口袋中发现了一封纸条,上写着:“我心中含着许多悲愤,别了!别了!别了!许多朋友别了!许多士兵别了!许多工农及一切劳苦大众别了。我今天躺在血地上,切莫为我空悲痛,但愿对准我们的敌人猛攻!猛攻!”

    (参考资料:《李鸣珂:隐蔽战线的英雄》,新华社电稿;《中国共产党重庆历史》,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著;《李鸣珂传》,魏榴明、刘松乔著。感谢重庆市档案馆、涪陵区罗云红军烈士陵园管理处提供采访帮助。)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崔力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7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举报电话:023-63823333 1237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180001 渝ICP备170159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