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重庆日报网 > 专题 > 正文
家风留在杨骅身上的三个烙印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18-10-10 06:34:47 | 记者:彭瑜 | 编辑:李平

一个多月过去了,李正琼还坚持天天擦拭杨骅的遗像。上游新闻 李斌 摄

杨志刚(右二)及家人看望杨骅生前帮扶的贫困户。(受访者供图)

8月23日深夜,忠县殡仪馆灯火通明,杨志刚与家人把母亲背到这里,住进了一间客房。

两天前,杨志刚的儿子、忠县金鸡镇傅坝村第一书记杨骅,在扶贫岗位上突发疾病去世,此时正躺在冰棺里。“这么多人?”老人问道,杨志刚咬了咬牙回母亲,“杨骅家老二考上大学请客,人多。”

奶奶最疼杨骅,家人左思右想,还是决定让老人见孙子最后一面。夜深人静,老人迟迟没看见杨骅,有些生疑。

“大孙子呢?”“他病了。”“我去看他。”“在抢救!”“去抢救室看!”……杨志刚忍着悲痛,嘴里挤出5个字,“没……抢救过来……”

空气顿时凝固,在场的人听到69岁的杨志刚与95岁的母亲的对话,潸然泪下。

“我要去看他。”老人来到灵堂前,扶着冰棺看着孙子,瘫坐了下去。两个小时后,老人才缓过气来,她拉着孙媳的手说:“你要坚强,大孙子是为公家走的,光荣!”

可谁知道,在老人46岁那年,她44岁的丈夫累死在村里水利工地上,她独自带大了杨志刚三兄妹。

……

9月28日,重庆日报记者再次来到杨骅家。杨志刚聊起了家人,他的父亲参加过朝鲜战争、是党员,母亲是县人大代表,现在儿子又因公牺牲了。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深厚的忠孝家风在杨骅身上留下了三个烙印:勤恳、友善、质朴。

勤恳,当天的事他不干完不睡觉

“暂时不想吃晚饭,等会去张启斌家吃。”今年8月20日晚上7点多,杨骅给妻子李正琼打了个电话。因为陪杨骅上街为张启斌一家买过东西,李正琼知道张启斌是他的扶贫帮扶对象,他不只是去吃饭那么简单。“没想到这竟是我们最后一次通话。”李正琼说。

的确,杨骅并不是真正去吃饭。张启斌的大女儿张荣梅马上要去上大学了,他特地去嘱咐她,在大学里要把时间用到学习上。他再三叮嘱张荣梅说,她是全家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希望,从接触异性朋友到别去歌城唱歌等细节都讲到了。

那天,杨骅回到傅坝村办公楼居住的地方已是晚上10点过。同在傅坝村驻村扶贫的同事黄建国告诉重庆日报记者,在村里的每一个夜晚,杨骅不是走访村民,就是赶材料,常常熬到深夜。

“当天的事他不干完就不睡觉。”黄建国说,每天做什么,杨骅前一天晚上都要列个表出来,第二天就按照计划表一件一件落实。有一次杨骅计划走访袁万成、陈远位等10家贫困户,因为山路遥远、贫困户们住得分散,直到当晚10点,他才走访完最后一家贫困户。“计划不完成,他就不收工!”

事实上,李正琼已经适应了丈夫熬夜的习惯。杨骅下村扶贫前,是忠县安监局办公室副主任。经常都是晚饭热了又热、电话催了又催,杨骅才在夜里10点过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家。

“真那么忙吗?”李正琼有些质疑,好几次跑到安监局去“监视”。但见杨骅正忙碌在电脑前,她又心疼起来,“后来,我们都习惯晚上10点吃晚饭了。”

其实,让李正琼最难忍受的是,杨骅有时凌晨一两点翻身起床去办公室加班。杨骅总是说,全县那么大,安全事故随时发生,不及时通报信息,安排抢险救援,就会造成更大的灾害。

杨志刚与杨骅是分开住的。以前,每到深夜上厕所,他都能看见儿子房间的灯亮着,就知道杨骅还在加班。杨志刚说,现在这灯不亮了,儿子也没了。

友善,不管谁求助他都不会拒绝

梁兆珊是忠县安监局办公室会计,与杨骅相处时间多。她告诉重庆日报记者:杨骅对人友善,他经常不忍心拒绝别人。

杨骅先后在县粮食局、县交委路政大队、县农机局工作过。2010年调到县安监局,一直负责办公室工作。他不但熟悉办公文案,也会操作电脑、打印机等办公设备,出了故障他还能动手维修。

“他待人友善。”同事秦大金说,平时哪个科室赶个材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让杨骅把关,甚至请他亲自操刀;谁的电脑、打印机坏了,只要吼一声,或者在微信、QQ里留个言,他准能丢下手头的活儿,急忙跑去处理。秦大金回忆,有一次周末赶材料,结果电脑出了故障,他一个电话就把杨骅给叫回了单位。“同事的求助他总是有求必应。”

杨骅白天帮同事干事,到了晚上才处理自己的工作。梁兆珊说,他这样随叫随到,不熬夜才怪。好几次,梁兆珊看不下去了,她把前来找杨骅帮忙的同事吼跑了,又回头劝他,要学会拒绝,自己的事情都干不完,莫去管别人。

杨骅总是笑呵呵地安慰梁兆珊,“不心慌,做得出来。”他还袒露心声,“自己大事干不来,这些小事就该努力多做、做好。”

“杨骅”“骅骅”“杨哥”“骅哥”……于是,在办公楼里,这样的呼叫声此起彼伏,随之而来的就是杨骅的回答“马上到”“立即办”“这就来”。

梁兆珊说,现在偶尔还有这样的呼喊,可是再也没有杨骅乐呵呵的回答了。谈起杨骅,梁兆珊的眼睛湿润了。

其实,杨骅也不是所有的请求都照单全收。他的朋友曾祥胜,曾经去忠县安监局营销公务卡,需要加盖安监局的公章。作为朋友,曾祥胜满以为杨骅会给他这个面子。结果因为没有局长签字,杨骅硬是没给盖章,并告诉他必须按程序办。

“埋怨了一阵子。”曾祥胜坦言,杨骅话不多,就是一个干实事的老实人,现在理解他了,“真不敢相信他就这样走了。”

质朴,许多人不知道他父亲是县长

“杨县长,你还有个儿子啊?”在忠县,很多人都知道忠县原副县长杨志刚有一对双胞胎女儿。杨志刚说,“直到他走后,大家才知道杨骅是我儿子。”

去年3月,杨骅被派往金鸡镇蜂水村开展驻村扶贫工作。蜂水村党支部书记彭涛告诉重庆日报记者,并肩工作一年多,自己也是在杨骅去世后,才知道他是老县长的儿子。

彭涛回忆,村里每次开完会,大家走后,杨骅就会拿起扫把扫地;食堂炊事员做饭忙,他就帮忙洗菜、剥蒜;特别是建设“四好公路”查勘线路,杨骅是带头钻丛林、攀悬崖,人晒黑了、皮肤也划破了。彭涛说,杨骅不摆谱、没架子,像兄弟、如朋友。

“他就是低调、质朴。”忠县安监局局长岳忠华说,杨骅今年48岁,至今还是办公室副主任,但他从没因为职务晋升找过组织。“老县长也没为儿子在这方面说人情、打招呼。”

“第一次走上讲台发言很激动!”“没慌吧?讲得好吧?”“不紧张,心很平静。”“好好干!农村工作适合你。”“驻村工作是一门新课题,也是我人生中又一个新起点,我很热爱这份工作!”“听组织安排,离开蜂水,不搞任何形式的欢送,去傅坝也不搞任何形式的迎接。”“谢谢爸爸的教导。”

……

打开杨骅的手机微信,他与父亲聊的都是工作,讲得最多的就是扶贫,还有彼此的问候与叮嘱,没有关于提拔、待遇方面的话题。

“很想再发微信过去,可儿子再也不会回复了。”现在,杨志刚依然坚持给杨骅的手机充电、上网,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就打开手机看着这些聊天记录。他安慰自己,“就当他一直在傅坝扶贫吧。”说完,他的一滴眼泪滴在手机屏幕上,模糊了杨骅的头像。

9月3日,杨志刚与老伴、儿媳带着被子、食用油等物品前往金鸡镇,看望慰问贫困户张启斌、刘兴国。杨志刚说,儿子走了,对贫困户的帮扶关爱,他与家人还会坚持下去。

9月中旬,中共忠县县委追授杨骅同志“忠县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并在全县深入开展向杨骅同志学习的活动。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