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重庆|
  • 时政|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重庆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重庆日报网 > 专题 > 正文
    话剧《屈原》诞生记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18-11-08 06:38:48 | 记者:李珩 | 编辑:李平

    ①②③:屈原剧照。图③由重庆市话剧院供图

    今天的重庆国泰艺术中心。罗大万 摄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暨文化工作委员会旧址。

    图片除署名外均由本报记者李珩拍摄、翻拍

    核心提示

    1941年至1944年,短短4年,“雾季公演”成就了中国戏剧的“黄金时代”,共打造242台进步话剧,其中,《屈原》《大地回春》等经典之作相继问世;郭沫若、阳翰笙、田汉、夏衍,白杨、舒绣文、金山、张瑞芳,怒吼剧社、上海影人剧团、中华剧艺社……这些闪闪发光的名字,印在了中国话剧史上。

    这与周恩来及其领导的中共中央南方局的支持密不可分。“雾季公演”对宣传抗战救国、团结民众、增强民族自信心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鼓动吧,风!咆哮吧,雷!闪耀吧,电!”一位身穿长袍的男子挥舞着双手,神情激动地朗诵着。

    整个山城都沸腾了!

    1942年4月3日,话剧《屈原》首演的日子,剧本由郭沫若亲自操刀。《屈原》上演之后,轰动山城,重庆各报竞相报道公演盛况,称其“空前未有”“堪称绝唱”。周恩来对《屈原》给予肯定,茅盾称它“在当时起了显著的政治作用”。这部话剧究竟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诞生的?它与“雾季公演”有何关系?

    序曲

    “这不是单纯的给你祝寿”

    时间回溯到1941年10月,沙坪坝歌乐山脚下的“全家院子”,一位儒雅的男子对一位戴眼镜的男子说:“马上就是你50大寿了,得好好庆祝。”

    “不妥不妥,当前形势如此紧张……”戴眼镜的男子在沉默一会儿后摆了摆手,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戴眼镜的男子是郭沫若,时任国民政府文化工作委员会主任。提出要为郭沫若庆生的是时任中共中央南方局书记、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主任的周恩来。

    郭沫若的担心不无道理:1941年,“皖南事变”直接破坏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一时间,位于大后方的重庆充斥着白色恐怖,民众对抗战失去信心。

    “这不是单纯的给你祝寿,这是一场意义重大的政治斗争、文化斗争。当前举行公开的群众集会是犯禁的,而我们用祝寿的办法,却可以发动一切民主进步的力量,冲破敌人在文化上的法西斯统治!”周恩来向郭沫若和盘托出了他的计划。

    “好,就这么办!”郭沫若点点头。

    由此,“雾季公演”拉开序幕。1941年10月11日,中华剧艺社的《大地回春》,打响了“雾季公演”第一炮。紧接着,《棠棣之花》《天国春秋》,揭开庆祝郭沫若50寿辰的帷幕。随后,曹禺的《北京人》、沈浮的《重庆24小时》、陈白尘的《结婚进行曲》也陆续亮相。

    “两人商议的地点是在‘全家院子’的国民政府文化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位于今沙坪坝区西永街道香蕉园村。”重庆文史专家吴波介绍。

    10月25日,记者几经辗转来到香蕉园村。一个古朴的四合院映入眼帘,门口立有一块“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上面写着“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暨文化工作委员会旧址”。

    “就是在这里,郭沫若写下了惊世之作《屈原》,将重庆首届‘雾季公演’推向了高潮。”吴波说。

    受当时现实政治环境的影响,迂回影射的历史剧,成为宣传抗日与要求民主的一种现实的策略。

    “在这样的情势之下,1942年1月2日至11日,郭沫若仅用10天时间,完成五幕历史剧《屈原》。话剧《屈原》讲述的是战国时期的三闾大夫屈原在楚国的遭遇,实际上是借古人之酒杯,浇今人之块垒——借饱受强秦凌辱的楚国,来暗喻正遭遇日寇侵略的中国之现状。”吴波说。

    高潮

    “爆炸啊,你从云头滚下来吧”

    “怎么搞的?我们的报纸公然登起骂我们的东西?!”

    《屈原》剧本脱稿后,郭沫若把它交给重庆《中央日报》副刊编辑孙伏园。1942年1月24日至2月27日,该报连载了《屈原》。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副部长潘公展读后,看出了作者的春秋笔法,大发雷霆,狠狠指责了一番,并立即下令撤销了孙伏园的编辑职务。

    与他的反应大相径庭的是广大群众。

    横空出世的《屈原》在国泰大戏院首演后,连演15天,卖出32000张票。

    关于演出盛况,著名表演艺术家张瑞芳在回忆录中这样描述:“1942年4月3日,《屈原》在国泰大戏院隆重上演……在以后的15天里,很多人抱着被子睡到剧场门口,等待第二天售票,更有人专程从成都、贵阳赶来看戏。”

    戏中独白《雷电颂》传诵一时,重庆大街小巷,到处可以听到有人朗诵台词:“爆炸啊,你从云头滚下来吧!”就连人力车夫与警察发生冲突时,也会喊出这句话。

    彼时的国泰大戏院是“雾季公演”的主阵地,地址位于柴家巷口。家住渝中区储奇门的李宗贵老人就对国泰大戏院记忆犹新:戏院门口有霓虹灯构成的“国泰大戏院”五个大字,看上去非常时髦;戏院内有6盏磨砂大吊灯。“那时,看戏既是为了寻求共鸣,更是为了寻求力量。”

    当记者来到曾经的柴家巷口,这里早已变了模样:一侧是重庆时代广场,另一侧则是新修建的国泰广场,人来人往,依旧热闹。新的国泰艺术中心就在200米外,大红色的大楼像一团燃烧的“篝火”。

    对于《屈原》,周恩来给予高度评价:“我们钻了国民党反动派一个空子,在戏剧舞台上打开了一个缺口,在这场斗争中,郭沫若同志立了大功。”

    “这一缺口带来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吴波说,借助戏剧这一平台,中国共产党高举抗日爱国民主大旗,向灾难中的中国发出了狮子般的吼声。作为社会文化活动,“雾季公演”号召民众积极参与到抗战御辱、反对分裂的运动当中,俨然成为以中共为主导的抗战进步文化活动。

    在南方局的指示下,除了在国泰大戏院、抗建堂、七七抗战剧等演出外,话剧还走进工厂、学校,甚至广大农村剧场,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幕后

    “这就是斗争”

    为了让《屈原》演出获得成功,幕后负责人阳翰笙决定为其配备强大的演出阵容,哪怕是一个配角,也决定由名演员来演。剧组最后确定:金山饰屈原,张瑞芳饰婵娟,顾而已饰楚怀王,白杨饰南后,施超饰靳尚,孙坚白饰宋玉,导演陈鲤庭。

    要把这些名导演、名演员从各单位借出来谈何容易!1942年3月11日,阳翰笙在七星岗孙师毅家中向周恩来汇报:戏还没有演,就碰到这么多困难。周恩来就这些问题作了对策性的具体指示,使这些问题都得到圆满的解决。

    《屈原》剧中的《雷电颂》是20世纪40年代“屈原”的吼声,演出难度很大。为使演出效果达到最佳,周恩来把金山、张瑞芳约到红岩村,一起研究《雷电颂》,并叫金山朗诵给八路军办事处的同志们听。周恩来对金山说:“这是表达郭沫若心声的重要台词。注意台词的音节和艺术效果固然重要,但尤其重要的是充分理解郭老的思想感情,要正确表达。这是郭老说给国民党顽固派听的,可以预计在剧场中一定会引起观众极大的共鸣。这就是斗争,所以必须要以内心的真情来朗诵这段台词。”

    除了亲自修改剧本、鼓舞戏剧人的斗志外,“雾季公演”中,周恩来还常常观看重要戏剧的演出。

    据重庆图书馆提供的史料记载,仅仅是郭沫若的五幕剧《棠棣之花》,周恩来就在国泰大戏院一连观看了七遍。

    影响

    “是控诉,好得很”

    “在南方局的领导下,抗战戏剧呈现出突飞猛进的态势。”沙坪坝区文化委主任、旅发委主任李波认为,正是这些热血澎湃的戏剧,让曾经沉寂的中国戏剧舞台活跃起来,文艺创作随之发展,好作品争相问世,而这一切对宣传抗战救国、团结民众、增强民族自信心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重庆‘雾季公演’不仅业绩辉煌,而且影响深远,它很快就体现在抗战胜利后拍摄的《八千里路云和月》《一江春水向东流》《万家灯火》等影片的成就上,参加这几部影片拍摄的成员,大多来自重庆的抗战剧坛,它更为解放后的中国戏剧、电影艺术的发展,储备了大批干部和人才。”对于“雾季公演”,已故著名话剧史家石曼曾如此评价。

    1941年,“雾季公演”刚拉开序幕时,阳翰笙选材太平天国史实写出话剧《天国春秋》,揭露声讨国民党顽固派制造“皖南事变”的血腥罪行。

    由于国民党死扣演出证,该剧迟迟不能上演。

    后来,通过斗争,11月底,《天国春秋》在国泰顺利上演,周恩来、郭沫若等都来看戏。演出后,那句“大敌当前,我们不应当自相残杀”的经典台词响彻嘉陵江边、歌乐山头。

    当时,《屈原》剧本才刊出时,受到一些历史学家的批评,说是歪曲了历史,比如“屈原身边哪有婵娟其人,屈原哪有《雷电颂》之作”,一时间,《屈原》要不要搬上舞台成为了问题。

    周恩来反复读了剧本,又和郭沫若讨论了剧本中的一些问题。他说:“拿屈原作为一个伟大的思想家兼艺术家,我同意。说他是革命的思想家,容有商榷的余地。”周恩来认为:历史剧的创作,只要大的背景和重大事件、重要人物不违背历史真实就可以,不必拘泥于非主要人物和细节。

    他对剧中的《雷电颂》特别赞赏:“屈原没有写过这样的诗,也不可能写得出来。这是郭老借着屈原的口说出他心中的怨愤,也表达了国统区广大人民的愤恨之情,是控诉,好得很。”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7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举报电话:023-63823333 1237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180001 渝ICP备170159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