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重庆|
  • 时政|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重庆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重庆日报网 > 专题 > 正文
    “爸爸,终于找到您了!”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18-11-14 06:30:53 | 记者:黄琪奥 | 编辑:王俭林

    原标题:

    “爸爸,终于找到您了!”

    红岩公墓内的寻亲故事

    “爸爸,终于找到您了!您知道吗?爸爸,我好想您……”2018年3月26日的红岩公墓内,来自浙江临海的徐秀花把头靠在红色石壁上,87岁的她紧紧贴着“徐天宝”的名字放声大哭……

    她是八路军驻渝办事处物资保管员徐天宝的女儿,为了这一刻她已经等了75年。

    2015年清明节,在文物征管部工作的红岩联线工作人员蒲勤迎来了三名特殊的客人:徐吕崇、徐周盖和徐后升。

    “他们自称来自浙江临海,是安葬于红岩公墓内的徐天宝的外孙,他们还拿出了一张黑白的照片。”蒲勤回忆,红岩公墓内的确安葬了一名叫徐天宝的革命者,但关于他的具体情况,工作人员除了知道他的名字、知道他是在八路军驻渝办事处物资保管员的岗位上因病离世之外,其余的信息较少。

    根据他们的描述,徐天宝1908年出生于浙江临海。1925年,他与邻村的王小女结婚并生下女儿徐秀花后,于1926年参军。1937年,徐天宝托人带信回家,说自己到了四川。后来,徐天宝就多次通过“四川省花龙桥乌岩嘴13号”这一地址给家人寄信,并在信中提及自己曾接受肠胃手术。但在1942年农历八月,徐天宝的一位朋友却通过信件告诉其家人,徐天宝已经病逝,并埋葬在四川省花龙桥×寺后面第×具棺材内。

    “当时,我们虽然觉得他们描述的细节和徐天宝的情况基本符合,但由于馆藏史料中并没有徐天宝个人的详细档案和照片,只有叶剑英、童小鹏、薛子正、刘澄清等四人的个人档案和一些图书中对他有零星记载,而他们家中的信件都已烧掉,故不能仅凭一两张照片就确认他们是革命者的后人。”蒲勤说。

    得知这一结果后,徐家三兄弟只能遗憾地离开。“后来,我们一直和他们保持着联系,并帮助他们找到了不少与徐天宝相关的史料,但始终无法把他们与徐天宝之间建立联系。直到2017年3月,他们又来到红岩联线,这一次他们手上多了两封信。”蒲勤说。

    其中一封信函记录了徐天宝女儿徐秀花这些年的寻亲情况;而另一封信则是上世纪80年代,徐秀花的母亲王小女向当时的中共四川省委党史工作委员会查询徐天宝下落,对方回复“查找无果”的信函。

    “王小女的这封信非常重要。”刘英说,这充分证明,这家人几十年来一直在寻找“徐天宝”,假冒的可能性非常小。于是,红岩联线决定帮助他们完成这个心愿,给历史一个交待。

    刘英回忆,2017年10月,她和蒲勤先后赴湖南省档案馆,衡阳市南岳区文物局、史志办,浙江省临海市民政局以及徐秀花出生地上盘镇沙基村等多地采访、查证。

    刘英说,通过查阅档案资料、走访专家,可以确定徐天宝曾参与过抗战时期国共两党共同举办的南岳游击干部训练班,并在之后来到八路军驻渝办事处工作,直至去世。

    经过多方认证,2017年11月,红岩联线确认红岩公墓安葬的徐天宝就是徐秀花寻找了75年的父亲,也就出现了上文所述的一幕。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7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举报电话:023-63823333 1237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180001 渝ICP备170159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