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务合作:023-63907707| 首页
最新报道

育才学校:抗战时期的“小解放区”

 作为我国现代教育理论的奠基人之一,陶行知一生不遗余力地推广普及教育,并在上世纪30年代末创办育才学校,创造性地提出了“生活教育”主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培养了一大批杰出人才,也为中国教育的现代化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详细]

一个无保留追随党的党外布尔什维克

陶行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育才学校留给我们怎样的启示?[详细]

我们培养“真正完整的大写的人”

1951年,育才学校由红岩村搬迁到九龙坡谢家湾原邹容中学校址后,更名为育才中学。如今,育才中学已是重庆市重点中学。[详细]

王朴 用生命践诺信仰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家境富裕,不愁吃穿,但在民族危急存亡之秋,他们义无反顾地投身革命,抛头颅、洒热血。富家子弟王朴就是其中之一。[详细]

歌乐山下,黎明前的红色爱情

1949年11月27日,重庆解放在即,国民党反动派逃跑前,对囚禁在歌乐山白公馆、渣滓洞等看守所的300多位革命人士实行集体大屠杀,制造了震惊中外的“11.27”大屠杀。[详细]

红色爱情不完全档案

刘国鋕是小说《红岩》中刘思扬的人物原型,1921年出生于四川泸州一个富商家庭。1940年,刘国鋕考入西南联大经济系,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5年,他受党组织的调遣到重庆工作,1948年4月,他和女友曾紫霞被捕入狱。[详细]

红岩公墓体现革命情怀

在红岩村深处,有一座不为人熟悉的公墓,公墓里安葬了1939年-1946年间15位曾在中共中央南方局、八路军驻渝办事处和新华日报工作过的同志及其家属,其中包括周恩来的父亲周懋臣、邓颖超的母亲杨振德。[详细]

“爸爸,终于找到您了!”

“爸爸,终于找到您了!您知道吗?爸爸,我好想您……”2018年3月26日的红岩公墓内,来自浙江临海的徐秀花把头靠在红色石壁上,87岁的她紧紧贴着“徐天宝”的名字放声大哭……[详细]

话剧《屈原》诞生记

1941年至1944年,短短4年,“雾季公演”成就了中国戏剧的“黄金时代”,共打造242台进步话剧,其中,《屈原》《大地回春》等经典之作相继问世;郭沫若、阳翰笙、田汉、夏衍,白杨、舒绣文、金山、张瑞芳,怒吼剧社、上海影人剧团、中华剧艺社……这些闪闪发光的名字,印在了中国话剧史上。[详细]

重庆到处飘荡着孩子剧团的歌声

“看我们一群小光棍,看我们一群小主人,我们生长在苦难里,我们生长在炮火下……孩子们站起来,站起来,在抗战的大时代,创造出我们的新世界……”今年6月,94岁高龄的吴秀圣从香港飞来重庆。这是她第三次回渝了。回忆起往事,老人情不自禁唱起歌来。[详细]

为了挽救民族危亡 他们在重庆结成统一战线

抗战时期,重庆不仅是中国的战时首都,也是中国共产党倡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要政治舞台。在中共中央南方局的支持与推动下,在渝各民主党派积极投身民族抗战事业,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谱写了统一战线历史上辉煌的篇章。[详细]

回顾统战历史 弘扬统战文化

“重庆是一座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城市,为巩固壮大统一战线、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作出过重大贡献,在中国革命史上和中国统一战线及多党合作史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详细]

印刷《新华日报》的油墨从哪里来 周恩来指示在涪陵创办炼油厂

《新华日报》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党统治区创办的公开出版的报纸。1938年10月,武汉失守后,创刊只有10个月的《新华日报》迁到重庆继续出版,直至1947年2月28日被国民党查封。[详细]

城口苏维埃政权诞生记

20世纪30年代初期,中华大地上有一块浸染着无数优秀儿女鲜血的红色版图——川陕革命根据地。城口,就镶嵌在这块版图的最东边。[详细]

红军药房见证军民鱼水情

在川陕苏区城口纪念馆内,有一间专门复原的“红军药房”。[详细]

智取空壳洞

“那上面就是城口著名的空壳洞。”在离庙坝镇约30分钟车程的一处山崖下,张合轩指着半山腰上的一个大洞穴对我们说。[详细]

智取秀山倒马坎 贺龙率红三军“倒马牵羊”

1934年8月,贺龙领导的红三军以酉阳南腰界为中心,逐步发展壮大黔东特区革命根据地。[详细]

血战川河盖

1934年10月28日,红三军和红六军团主力在南腰界会师后,为了策应中央红军的转移,旋即挥师向湘西转移,进一步开辟湘鄂川黔根据地。[详细]

革命文物讲述刘伯承元帅戎马生涯

18岁,他投笔从戎,成为川军中的一员猛将。   22岁,陷入短暂人生低谷的他,在乘船过三峡时,写下“手执青锋卫共和,独战饥寒又一秋”的诗句,直抒胸臆。[详细]

一代名帅 手不释卷

2018年4月,“苦学入梦寐,劳生历艰难——重庆图书馆藏刘伯承元帅捐赠文献展”在重庆图书馆二楼展厅举行。[详细]

一句大白话 胜过千条枪

“红军为穷人得到土地粮食和平而战”——在巫溪县通城镇长红村(原大兴村)石门子张家大院老屋墙上,一幅落款为“红三军政治部”的标语,因农民拆除旧屋而重建天日。[详细]

红军精神激励长红村脱贫

如今,巫溪县通城镇原大兴村已更名为长红村,红三军司令部旧址也成为党史教育基地。一直以来,长红村发扬红军精神,不断提振村民自我发展、自我脱贫的信心和志气,在“精神扶贫”的道路上先行一步,走上了脱贫路。[详细]

开国少将樊哲祥书写红军标语

“红军为穷人得到土地粮食和平而战”这句15字的红军标语究竟是谁书写?[详细]

为什么战旗美如画

酉阳南腰界游击队员符治义守护红旗的故事[详细]

张素清侦察记

“老乡,能讨口水喝吗?”1931年初秋的一天,南腰界大坝村堰边沟的冉瑞太家,来了位不速之客。[详细]

山城锄奸记 传奇英雄李鸣珂的故事

1928年9月24日下午,初秋的山城天气凉爽,大梁子(今新华路)左营街一带行人寥寥。此时,从国民党21军部戒备森严的大门出来一台凉轿,前有卫兵护卫,轿上坐着21军政训部主任戴弁,此人深受蒋介石倚重,被派到四川监视川军,大搞特务活动,镇压革命,双手沾满鲜血。[详细]

革命一家人 忠烈传千秋

李鸣珂就义前,利用短暂的时间,分别给党中央及周恩来、战友、妻子留下数封感人至深的遗书,体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坚定信仰、铮铮铁骨以及对战友和亲人的深厚感情。[详细]

探寻江津四面山“红军手迹”背后的故事

80多年前,7位红军战士在江津四面山疗伤,为感谢几位百姓的救命之恩,他们在离开时,留下了一份900多字的手迹。[详细]

解密“红军手迹”中的三大疑问

江津四面山发现的“红军手迹”为什么会使用“红一方面军”部队番号?手迹为什么会有三个部分?文内提到的“陈赓”“杨德(得)志”是否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红军将领?针对这三大疑问,记者采访了我市部分专家学者。[详细]

没留下姓名但留下了信仰 红军司务长血染綦江茅坝坪

“他就是当时红一军团的一位司务长,虽然我们多方考证,却无从知道他的姓名。”近日,指着高耸的红军纪念碑,綦江博物馆馆长周铃有些遗憾地说,这位司务长的具体年龄、籍贯也不祥。[详细]

红军洞见证军民鱼水情

在綦江,很多人都知道有一个红军洞,它位于綦江区石壕镇梨园村十社漆树坪。近日,穿过一片长势茂盛的玉米地,记者来到红军洞。一块大石头上,“红军洞”三个大字映入记者眼帘。[详细]

播火 韦奚成和川黔边游击区的故事

1890年出生于南川县合溪场(1910年并入元合乡)郭家沟的一个富农家庭;1909年加入中国同盟会;1911年参加辛亥革命;1926年在杨闇公等人的关心下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领导南川农民暴动……韦奚成的人生经历可谓跌宕起伏。[详细]

綦南涪农民自卫军发动“川东春雷”

“川黔边中心游击区建立之前,中共南川支部就曾联合南川西路、北路及东路的民团,在1926年8月组建了南川东西北联团。1927年,南川东西北民团联合会联合涪陵、綦江等地的革命武装,发动了有‘川东春雷’之称的农民武装暴动,有效策应了顺泸起义。”[详细]

鸡公岭传奇 21位烈士90年前血染万州

“打倒军阀!”“共产党万岁!” 1928年6月16日,万县鸡公岭倒碑黄葛树下,21名革命志士面对黑洞洞的枪眼,高呼革命口号,倒在了血泊之中。[详细]

下川东革命的摇篮——省四师

“在万县兵变的参与者中,除了雷震寰串联的杨森部队外,另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是来自四川省立第四师范学校(简称“省四师”,现重庆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院)的学生。”万州区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熊世忠介绍,省四师还有一个名号——下川东革命的摇篮。[详细]

聂荣臻亲笔给日军写下600余字书信

前不久,央视《信中国》栏目中,表演艺术家唐国强朗读了一封聂荣臻写给日军的信。这封信的内容不是战事,却是关于两个日本小女孩。[详细]

青年聂荣臻 家书见志向

1919年11月下旬,聂荣臻从老家江津出发,在重庆乘船东下,于当年12月9日在上海乘船赴法勤工俭学。从此,他一别故乡36年,直到1955年到西南调查军事工业时,才再次踏上故乡的土地。[详细]

兴隆巷事件 重庆地下党经历血与火的洗礼

1928年3月至10月,在短短8个月的时间里,刚刚成立的中共巴县县委的领导机关三次遭到以刘湘为首的军阀政权的严重破坏,数十名党团干部先后被逮捕、杀害,是中共重庆地方党史上的悲壮一页。[详细]

喻家大院传奇

前不久,沙坪坝区发布了9条红色旅游路线,其中不仅有沙磁巷等革命遗址,还有一个人们不太熟悉的地方——高店子老街。[详细]

一个火柴盒保全革命火种

在渝中区下半城,距解放西路与凯旋路交叉路口约100米处,曾经有一条名叫晋安巷的小巷。上世纪30年代,四川军阀刘湘下令在这里建立重庆反省院,用于集中关押被捕的共产党人,并进行感化教育。[详细]

重庆最早的基层党支部诞生在渝中和綦江

在中共重庆地委成立之前,重庆已成立了两个基层党支部——中共重庆支部和中共綦江支部。它们的诞生,为中共重庆地委的建立打下了良好的组织基础。[详细]

二府衙的这幢小楼:领导全川革命运动的“心脏”

92年前,军阀混战、列强肆虐,偏安一隅的重庆,像中国其他地方一样身处苦难深渊。但随着一粒粒共产主义的种子在巴渝大地破土而出、不断壮大,党在重庆地区最早的两个基层党组织——中共重庆支部和中共綦江支部诞生。[详细]

杨闇公三本日记 体现“磨灭方休”信念

他,波澜壮阔的一生只有短短29年,牺牲的时候被割舌、断手、剜目,身中三弹。   他,被周恩来称赞为“为第一次国共合作牺牲的烈士”。[详细]

革命星火 在巴渝大地点燃

上世纪20年代,作为早期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杨闇公、童庸生、罗世文等人领导了大革命前期重庆地区的多次群众运动,他们不仅为中国共产主义运动在重庆的发展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也为中共重庆地委的成立奠定了基础。[详细]

重庆为中国早期共产主义运动发祥地之一

五四运动以后,马克思主义开始在中国大地上广泛传播,一批革命先驱活跃于重庆,大力宣扬马克思主义,为共产主义组织的创建准备了思想条件。1920年3月12日,一群进步青年在重庆成立四川省重庆共产主义组织。[详细]

《新蜀报》成为马克思主义在渝传播的阵地

渝中区下半城,白象街88号,一栋综合大楼高耸入云。如果不是一旁的文化墙上写着“《新蜀报》也在此创办”的字样,恐怕来来往往的人们不会知道。上世纪20年代初,在这条各国洋行林立的金融街上,曾有一份重要的报纸在此办公,这份名叫《新蜀报》的报纸,是当时重庆传播马克思主义的主要阵地之一。[详细]

重庆日报今起推出追寻重庆红色记忆大型全媒体系列报道

中国革命历史是最好的营养剂,英雄是民族最闪亮的坐标。在党的生日到来之际,重庆日报从今天开始推出“重走信仰之路 传承红色基因——追寻重庆红色记忆”大型全媒体系列报道。[详细]

吹响追寻民族复兴梦的前奏曲

毛泽东同志曾经指出:“自从一八四○年鸦片战争失败那时起,先进的中国人,经过千辛万苦,向西方国家寻找真理。洪秀全、康有为、严复和孙中山,代表了在中国共产党出世以前向西方寻找真理的一派人物。”[详细]

近百年前 一群热血青年为何从这里踏上革命之路

近百年前,一群风华正茂的巴蜀青年汇聚重庆,他们从重庆登船出发奔赴法兰西勤工俭学,踏上探寻救国救民的梦想之路。在他们当中涌现了一批坚定的革命者,有的成长为共和国开国元勋和革命领袖。[详细]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渝ICP备10202276号